首页>新闻频道>豹款新闻 > 内容详情

街头理发筹钱的她,也想给女儿梳辫子

2021-09-14 09:45:13  大字体 小字体 扫码带走
打印

   文/图山东商报·速豹新闻网记者 郑芷南  见习记者 郑晓彤

“老年人、残疾人免费理发,我是一个单亲妈妈,女儿小怡佳移植后排异严重,现在只能靠理发为孩子筹集医药费,希望大家能照顾一下我的生意。”这是37岁的孟维维入秋来的第一次出摊。两年来,孟维维白天打零工,晚上就举着“理发六元,请帮单身母亲救救女儿”的招牌做流动理发摊,为身患白血病的女儿点燃了生的希望。
9月12日,山东商报·速豹新闻网记者在济南文化西路与历山路路口见到了孟维维,她说:“不管吃多少苦,我从来没想过放弃女儿,我们以前接受过好心人的帮助,我也希望能通过自己的手艺来回馈社会。” 

 

久病的小怡佳,一有力气了就拿起笔来写字(受访者供图)

 

       晴天霹雳

 

       “女儿确诊急性淋巴白血病是在2020年的3月26日。”孟维维说,她能清楚地记得女儿从生病到现在发生的每件事,每项检查的数据和女儿的情况。


       37岁的孟维维,老家在滨州,在女儿生病前,她是个对生活充满希望的单亲妈妈。“那时候总想着好好赚点钱,然后送女儿去县城条件好一点的学校上学。”孟维维回忆说,去年2月份,女儿突然高烧不退,“在村里的小诊所打了几天针,烧是退了,但孩子总说骨头疼,没力气。”


       从县城的小医院到市里的医院,孟维维的心像是压了一块巨石,她说:“本来觉得只是一个小感冒,但女儿的血常规各项指标都不正常,我想这病可能不太好治。”
确诊那日,孟维维心里做了最坏的打算,但让她没想到的是,女儿确诊的是急性淋巴白血病,“这真的是个晴天霹雳。”孟维维说,确诊后,她便带着女儿和老母亲来济南看病,“没想到,这一待就是两年,还把‘家’搬到了济南。”


       两年来,孟维维带着女儿奔走在济南、北京两地的医院,从“什么都不懂什么都不会”到“做无菌饭,陪女儿化疗,照顾女儿入舱”作为单亲妈妈的她,扛下了所有之前没吃过的苦、受过的累,她说:“幸运的是,一切的苦都没白吃,女儿跟浙江脐血库提供的脐血配型成功了,手术也比较顺利。”


       现在,孟维维带着女儿租住在济南市千佛山路附近,每周都要去门诊打吊针,做血常规。“后续的治疗,我也会陪在女儿身边,等待她健健康康的那一天。”孟维维说。

 

 

夜幕已深,孟维维仍举着牌子,等待着顾客光临

 

       流动理发摊位

 

       “女儿配型和入舱的手术费是很多好心人帮助我们凑齐的。”孟维维说,女儿生病后,她借遍了身边的亲戚朋友,“能借的都借了”就为了给孩子凑医药费,孟维维的父亲为了给外孙女治病,除了忙时务农,其他时候就到各地去打零工,“只要能赚钱,再苦再累的活,父亲都去做了,”她说,不到半年的时间,父亲就从180斤瘦到了130斤,“我也挺对不起爸妈的,他们跟着我受苦了。”


       看病,房租、吃饭、日常开销,“到处都需要钱。”孟维维就萌生出了在街头做流动理发摊的想法,“我原本就会理发,能赚一点钱给孩子改善伙食也是好的。”


       就这样,六元流动理发摊就这么开了起来。在离家不远的一个大型商超前,孟维维举着写满女儿经历的求救招牌,一遍遍地说着“理发六元,一律六元。”孟维维说,原来她在村里开理发店的时候,收费就是6元,不能因为现在在济南摆摊就涨价,“所以还是只收6元,新顾客,老价格。”


       孟维维说,去年夏天她做流动理发摊的时候,收到了不少好心人的帮助,女儿配型之后的手术费也是自己和好心人们一笔笔凑出来的,今年又来摆摊,是因为女儿配型后出现了严重的排异反应,“离不开医院,也离不开人,我就只能再出来给人理发了。”


       记者在孟维维的摊位前驻足许久,几个年轻人在摊位前止步,看了看牌子上的内容后,举起手机给孟维维的收款码转账。转完账,年轻人并没有坐下理发,三步并作两步走了。“今天天太热了,昨晚上还有几个小朋友让我理发。”孟维维说,除了收费理发,遇上老年人、残疾人,她也会说一声“头发长了,可以免费来剪剪头发。”


       “孩子现在好了吗?”一位路过又折返的老人问孟维维。老人说,去年他和老伴路过的时候,看到过孟维维在此摆摊,还让她给理了发,“老伴也给捐了钱,想着给孩子尽一份力。”话音刚落,老人便从口袋里掏出了钱,塞在了孟维维手里,“谁家都不容易,给孩子买点吃的吧。”


       孟维维眼里含了泪,连声鞠躬道谢,“谢谢您,我替您理个发吧。”


       晚上十点,孟维维收起了面前的折叠椅,收拾好地上的卫生,准备回家,她说:“站了一晚有些累了,不过回家能看到女儿就不觉得累了。”


  
       日子还要往前走   

 

       孟维维说,骨髓配型之前,她想的是只要女儿配型成功就有救了。手术后,她才知道“进舱有价,排异无价”,医生告诉孟维维,孩子手术后出现的排异反应,可能会伴随一生。


       人群攒动的商场门口,孟维维看向远处,嘴里喃喃地说,女儿排异后出现种种状况“肺出血、肺炎、肠穿孔……”每说一个词汇,她的眉头就皱一下,“作为母亲,都看不得子女受罪。”


       “过去半年了,不少和女儿一起化疗的小朋友都长出了头发,可她头上还是光溜溜的。”孟维维说,女儿的体质比较特殊,“只能用价格昂贵的‘三线’抗生素,副作用大,化疗的程度比其他孩子要深,恢复自然也就慢了很多……”


       以前女儿要扎双马尾,忙起来她也总嫌女儿烦,女儿就懂事地走到一旁。“现在,希望女儿快快好起来,头发快快长起来,我就可以天天给她扎辫子了。”夜色中,孟维维有些出神。


  
       回不去的村口理发店

 

       “要是这一切都没发生过就好了。”孟维维说,女儿没生病的话,现在应该上五年级了,“今年又长大一岁了,又该臭美地缠着我给她买新裙子了。”她还会像往常一样给女儿梳双马尾,然后看着女儿一蹦一跳地去上学,等女儿放学回来,“除了写写作业,趴在小桌上画画,偶尔也喊我,妈妈,你看我画的画……”


       在来济南之前,孟维维还有一个开在村头的小理发店——靓典美容美发。她说,那个店她开了五年,“我的价格公道,也积攒了一些老顾客,村里的孩子们也都愿意来找我理发。”


       在此之前,孟维维想着她会努力挣点钱,先把女儿送到县城去上学,再把这个开在村头的小店装修装修。


       “只能先这样了,先带孩子看病,这是我心里唯一的念头。”孟维维叹了口气,日子还要往前走。


       如果您想帮助这对母子,请您拨打山东商报·速豹新闻网0531-88197600热线电话,与我们联系。感谢您的帮助!

 

速豹新闻网·山东商报编辑:高玲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