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频道>国内 > 内容详情

运动软件Keep劳务纠纷案引发关注

2021-11-06 10:34:36  大字体 小字体 扫码带走
打印

        ◎山东商报·速豹新闻网记者 吴绍博

       近日,具有社交属性的运动软件Keep多次被传将赴境外IPO,与此同时,品牌运营商北京卡路里信息技术有限公司(简称“Keep公司”)的一起劳务纠纷也引起了各方面关注。

 

  据北京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披露的判决书显示,Keep公司前员工黄先生近日将Keep公司告上法庭,原因是Keep公司以多次发现其在工作期间使用公司电脑和网络浏览购物网站,以及未向公司及时举报名为《Keep的困顿与终局》的文章为由解除劳动关系。经过两次审理,法院最终判令Keep公司支付黄先生年终奖及违法解除劳动合同赔偿金共计12.45万元。

 

  对于Keep公司是否将针对此次诉讼有下一步动作,以及相关违规事项是否会影响公司上市进程,记者多次通过电话或发送采访函的形式尝试采访Keep公司,但公司品牌部在获知相关采访内容后,一直未给出正面回应。

  

         两次诉讼均被判赔偿前员工
  

  公开资料显示,2018年2月黄先生任职Keep公司产品运营,约定期限为2018年2月26日至2021年2月25日,劳动报酬为每月18000元,2019年7月起工资调整为20700元。2019年12月期间,Keep公司自称发现黄先生在工作期间长期从事与其工作职责无关的事项,使用公司电脑和网络持续操作微信公众号后台及频繁浏览多个购物网站。

 

  12月16日,Keep公司前员工曲先生发布微信文章《Keep的困顿与终局》,黄先生在该文章发布前已私下浏览过该文章,但没有向公司进行任何举报或反映,Keep公司于2019年12月30日依法向黄先生发送解除劳动关系通知。

 

  黄先生辩称其工作职位是Keep付费平台负责人和免费平台运营,日常的工作之一就是浏览其他的平台包括但不限于微信公众号、抖音等相关平台内容并调研其他平台的运作模式、产品内容、产品属性等并作为工作内容搭建的参考,认为Keep公司单方解除劳动合同属于违法解除。

 

  10月19日,北京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作出终审判决,判令Keep公司支付黄先生年终奖及违法解除劳动合同赔偿金共计12.45万元。

 

  对于Keep公司是否将针对此次诉讼有下一步动作,以及相关违规事项是否会影响公司上市进程,记者多次通过电话或发送采访函的形式尝试采访Keep公司,但公关部在获知相关采访内容后,并未对采访进行正面回应。
  

        多次被传将赴美IPO
  

  公开资料显示,Keep成立于2014年10月,于2015年2月正式上线,Keep隶属于北京卡路里信息技术有限公司,该APP致力于提供健身教学、跑步、骑行、交友及健身饮食指导、装备购买等一站式运动解决方案。

 

  Keep曾在今年1月份宣布完成3.6亿美元的F轮融资,投后估值较上一轮融资的估值翻倍,达到20亿美元。Keep自上线至今近6年时间里,已累计进行8轮融资,在8轮融资中共获得6亿美元。

 

  今年以来,Keep多次被传将赴境外IPO。3月份,腾讯科技报道Keep将赴境外上市,Keep回应腾讯科技目前暂时没有收到上市消息。5月环球网报道称有外媒报道,运动科技平台Keep计划赴美IPO,筹资5亿美元。但对于此消息,Keep方面回应称,不予置评。

 

  曾有Keep内部人士向媒体透露,目前Keep已经任命CFO,并在多个渠道招聘投资者关系总监。

 

  该人士还透露,Keep创始人兼CEO王宁等管理层希望Keep最早在2021年上市,最晚在2022年上市,“2019年底遭遇资金链危机后,Keep一方面寻求融资,一方面进行裁员和业务调整,砍掉了无法带来收入的AI等部门。同时曾督促内部员工拉新,提高DAU、MAU数据,在内部被视为为上市做准备”。
  

        全线进军到多点退出
  

  Keep自2019年开始尝试多线布局商业化,如今看来,这条路走得不算顺利。在多元化发展路径下,2019年至2020年间,Keep的营收途径从原有的付费视频和APP会员拓展到五个维度:硬件收入、商城收入、Keepland运动空间收入、线上收入和轻食收入,试图覆盖用户的“吃、穿、用、练”四个场景。

 

  Keep舍弃了用户体验至上的优先级,推翻了此前“没必要过度推进电商与广告破坏用户关系”的价值观,迅速在首页推出在线商城、社交、Keepland等入口——两年时间的尝试下,Keep的多线布局正在遭遇“滑铁卢”。

 

  首先是线下体验店Keepland关店:2018年底,Keepland第一家店在北京大望路华贸中心低调试营业,曾经一课难求。仅仅一年之后,Keepland关闭了北京的一家门店,又在2020年关闭了上海的三家门店,分别是静安大悦城店、长风大悦城店和金桥店。至此,Keepland上海的所有门店关闭,仅剩北京的9家门店。

 

  Keep的运动装备领域也出现了问题,其运动品因为质量问题被监管部门曝光。2020年6月,江苏消保委通报,Keep商城销售的多项产品如文胸、跑步袜等使用说明不符合标准。

 

  Keep也曾寄希望于健身餐饮,毕竟疫情期间大部分人宅家做饭,简单烹饪的轻食和健身饮品有广阔的空间。然而,2020年8月,消费者在Keep魔芋酸辣粉中吃出黑色肉虫,Keep食品信誉度大打折扣。紧接着,2020年11月,Keep一款高纤蛋白奶昔里部分维生素等均被测出低于标准值。

 

  在今年4月的“春响”发布会上,Keep联合创始人彭唯出面,重新梳理了Keep的商业化思路:一是知识变现。朝着精品化的方向做内容,课程付费。二是硬件收入。比如智能硬件(动感单车、跑步机)、课程同款辅助器械(瑜伽垫,哑铃等)。三是增值服务收费。提供从健身内容、健身器材到训练、饮食的会员定制计划。

速豹新闻网·山东商报编辑:高玲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