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频道>国内 > 内容详情

64岁老人沉迷直播,45万积蓄被打赏一空

2022-06-29 14:30:00  大字体 小字体 扫码带走
打印

要是能重来,张悦(化名)一定会在注意到端倪之初就拦着父亲。

但现实是,父亲张军(化名)去年年初注册了某短视频平台的账号后,就沉迷于在平台上观看主播直播并打赏。今年6月初,张悦查询了父亲的银行卡余额,才震惊地发现,父母一辈子的积蓄已经被父亲打赏一空,金额高达45万元。

在张悦将打印的银行流水放到父母面前时,父亲张军愣住了:“我是花钱了,但是怎么可能花了这么多?”母亲看了账单之后,直接一头栽倒在地,家里乱成一团。

64岁老人沉迷直播打赏

外孙发现端倪

凌晨三点,张悦从梦里醒来,准备下床倒杯水喝。没想到路过父母房间时,却看见屋里透出点点手机屏幕的光。张悦推开门,看见64岁的父亲张军正捧着手机认真地看着,“爸爸,还不睡?”

自从2020年下半年查出甲状腺癌来,一向心态年轻的父亲好像受了刺激一般,从前经常到处跑,现在不愿意出门了,还经常发脾气,有时候忘事忘得厉害。最近父亲注册了一个直播平台,经常点进去看直播,有的时候晚上很晚了也不睡。张悦也看过一眼,上边有唱歌的,有跳舞的,有聊天的,很热闹。既然父亲喜欢看,那就看去吧,解解闷也行,张悦想着。

“因为我父亲本来就有挺严重的心脏病,这次得病了之后他脾气不好了,容易发火,一发火一生气就容易犯病,我们就尽量什么事儿都迁就着他。”现在回忆起当时,张悦有些懊恼,“我知道他看直播的时候可能会花点钱,但是没想到他会花这么多。”

事实上,张悦9岁的儿子去年就和张悦说过外公看直播打赏的事。张悦回忆,儿子博博曾在玩闹的时候对她说:“妈妈,我外公是榜一呢!”从没玩过直播平台的张悦当时不以为意,觉得儿子太小,可能自己都不懂自己在说些什么。

今年6月3日,博博再次对张悦说:“妈妈,我外公的号等级已经很高了,都46级了。”

张悦这次多问了句:“什么等级,等级高怎么了?”博博拿着自己的iPad给张悦展示,原来小孩在使用外公手机的时候看到了外公的平台号等级,回头就在自己的iPad上检索了打赏等级对应的花钱数。

张悦拿过来一看,感觉大事不好。

打赏出去45万

老两口双双住进医院

“我一看不对劲了,就抓紧去银行查我父亲的余额、查流水,最后一统计,我父亲看直播打赏出去了45万!”张悦感觉天都塌了,她把银行流水打印出来,回到家拿给父母看。

父亲拿着流水直发愣:“怎么可能这么多,我真没花这么多……”母亲看了账单,直接两眼一黑晕倒在沙发上。

这个端午节假期,张家没能好好过。张悦母亲因为情绪激动住进了医院,父亲张军心脏病发,也跟着住进了医院。张悦照顾两个老人,忙得脚不沾地。经过十来天的休养,两个老人出院了,但是45万元没了的阴影,时刻笼罩着这个家庭。

“这一折腾,我父亲的心脏状况又不好了,我就不敢再刺激他。但我母亲一直不能接受这个事,她在家天天念叨,抱怨我父亲,心疼一辈子攒下来的钱就这么没了。我两头都得哄着劝着,心力交瘁。”张悦说,父亲张军对自己打赏了45万的事情一直不肯相信。

“他就一直说我没花那么多,我说银行流水上都有,您看看这钱是不是都打那个平台上去了。”

张悦向记者提供了自己从银行打印的流水,账单显示,从去年2月起,到今年6月3日,账户每月都有不菲的金额转账到某直播平台的账户。每笔的转账金额不等,有30、99、298元的小额支付,也有518、1598、2998元不等的高额支付。“有的时候一天花出去1万多。去年二月、三月、四月这三个月是最多的,一个是8万多,一个11万多,一个是9万多,这三个月就花了将近30万。”张悦说。

记者下载了该短视频平台,发现平台设置了不同的荣誉等级,升级的方法是充值刷礼物,用户消费的币数越高,等级就越高。平台虚拟币和人民币转换率是10:1,即一元人民币可购买10个平台虚拟币。在直播中,平台设置了不同币数的礼物,有价值1个币的爱心,也有价值上万币的火箭、嘉年华等。

按照规则,升级还可以解锁新的特权,如等级达到25,就可以解锁百人以下直播间入场特效,等级达到40,可以解锁至尊弹幕等。

迷恋被追捧的感觉

老人去年被诊断为脑萎缩

父亲住院的那几天,张悦拿到了父亲的手机。踌躇片刻,点进了那个对她而言十分陌生的图标。进入平台后,张悦找到直播入口,随便点了个直播间。“当时我一进去,就看见我爸的昵称从屏幕上划过,说高山(涉受访人隐私,本昵称为虚构昵称)加入了直播间。然后主播就特别热络地打起招呼,喊我爸的昵称,说高山哥,你来了,好长时间不见你了,快点来帮我打榜。”

张悦吓了一跳,退出后不死心又试了几个直播间。“我就感觉好像每个主播都认识他,有一个点进去像是几个主播在打PK,看见我进去了就喊,说高山哥快来帮帮我,我的票数低了。”张悦觉得,“主播这种语言的刺激,感觉像在诱导人花钱。”

张悦看到,一旦直播间有人大额打赏,直播页面会出现华丽的礼物特效,紧接着主播惊喜万分报出打赏人的昵称,有的主播会喊着:“谢谢XX大哥,各位哥哥姐姐们,都给我们大哥点点关注!”评论里也都在欢欣雀跃,一行行点赞大拇指刷过去。

父亲出院后,为避免再刺激他,张悦与父亲聊了多次,父亲也承认确实迷恋被追捧的感觉。“PK的时候直播间的观众都在喊我,我一打赏主播赢了,所有人都给我点赞,说‘咱们有高山哥呢’这些话,那个时候特别有自豪感。”张军说,后来主播PK,有时候他一进直播间,对面直播间主播就直接认输,“因为知道高山哥来了,那就没有赢的可能。”

但是,即便坦诚了沉迷打赏的心路历程,父亲张军依然在女儿面前不松口:坚决不相信自己花了45万。“他就一直觉得,我和我母亲说的45万是在夸大,是为了让他内疚,让他以后不敢去花钱了。我就感觉到,可能他的脑萎缩症状影响到了他的判断,自己打赏了多少都不清楚了。”张悦说。

张悦向记者出示了父亲张军的一份身体检查报告。这是一份CT检查报告单,报告日期为去年8月26日,CT诊断结果为“脑萎缩”。

“这是阿尔兹海默病的前兆,我父亲严重的时候刚吃完饭就忘记了,问我怎么还不做饭。”张悦说,“他可能意识不到自己的行为了,他知道他花钱,但他不知道他花了多少钱,可能当时打赏出去了,他后脚接着就忘了。”

女儿申诉未获回复

质疑平台老年人打赏机制不完善

事情发生后,张悦多次打电话到直播平台咨询。在讲完父亲张军的情况后,平台客服表示,平台对未成年人充值设置了退款申请渠道。但张军是成年人,属于完全民事行为能力人,平台没有办法进行退款。

对于这一回应,张悦觉得不能认可。“在网络上,老年人和未成年人在判断能力、认知能力上都存在很多局限,有的像我父亲这样的老年人,他们真是不清楚自己花了多少钱。”张悦认为,“未成年人受到了保护,我们能不能也保护一下老年人,不让他们把一辈子的血汗钱都搭进去?”

多次反馈后,张悦收到平台短信发来的一个链接,点进去后是平台设立的未成年人充值退款申请区。张悦按照选项填写了信息,并上传了父亲的使用情况、病例证明,以及自己与父亲的关系证明等材料。但是提交后,张悦至今没有收到平台的后续联系。

记者在上述未成年退款申请区看到,申请退款后将封禁充值消费能力,并扣回未消费币。平台公示了处理未成年人退款情况:近3月,平台已累计处理15694起未成年人退款。

不过记者在“退款须知”中看到,这一流程仅支持对申请日前12个月的充值申请退款。还写明“本平台不支持成年人(18岁以上)退款申请,一经核实将驳回申请”。

“还有另一个问题。我本想在平台上找我父亲的消费记录留存下来,结果发现平台只能查询最近三个月的账单,再往前的就不显示了。”张悦也就这个问题咨询过平台客服,客服称这不归他们管,有专门的运营部来管。张悦认为这很不合理,“你像我们在淘宝的订单,多久之前的都是可查的,为什么这里就显示三个月,是刻意不想让人查吗?”

如今,距离发现父亲巨额打赏已经过了二十多天,张悦一边等着消息,一边努力修复着家人生出的嫌隙。“我现在就想着,如果平台能退给我部分资金最好,退不了也不要再和父母提起这个事。人是最重要的,我只要我父母健健康康平平安安的,别再犯病了,比什么都强。”张悦说。

涉成年人直播打赏判罚不一

律师:三种情况可视情撤销赠与

记者搜索发现,近些年有关直播打赏的纠纷并不鲜见,在中国裁判文书网检索“主播”“打赏”等关键词,能够检索出上百份民事案件判决书。记者也注意到,在这些案件的判决中,各地对能否撤回打赏款的判罚不一。

“目前针对直播打赏的案情主要争论集中在打赏的定性上,一种认为直播打赏是网络服务合同,一种认为是赠与合同。” 山东博翰源律师事务所专职律师贾澜涛告诉记者,目前来看,认定为赠与合同,当事人能够撤回打赏款的可能性更大。

回到张悦父亲巨额打赏这件事上,贾澜涛认为,张军若想撤回打赏款难度较大,但并非没有可能。“目前有三种情况可以视情撤销赠与,一是未成年人赠与,他们属于限制民事行为能力人;二是用公款打赏主播;三是成年人配偶一方主张自己对巨额打赏完全不知情,打赏行为侵犯了夫妻双方对共有财产的处分权,可以向法院起诉撤销该赠与。”

贾澜涛说,从张悦的讲述看,其母亲对父亲的巨额打赏并不知情,张悦可以搜集好打赏的原始数据,参考第三种情况去维权。

那么,张悦主张父亲存在脑萎缩等症状,可能影响到父亲对打赏的判断,这一点能否成为撤回打赏款的关键要素?贾澜涛认为,这涉及到我国对限制民事行为能力人的划定。

根据我国民法典规定,不满八周岁的未成年人为无民事行为能力人,八周岁以上不满十八周岁的未成年人和不能完全辨认自己行为的成年人为限制民事行为能力人,实施民事法律行为由其法定代理人代理或者经其法定代理人同意、追认。

“正常情况下,老年人属于完全民事行为能力人,可以独立实施民事法律行为。当然子女可以向人民法院申请认定父母为无民事行为能力人或者限制民事行为能力人,但这个首先你要提供证据证明,再一个这个认定务必慎重,因为一旦认定为限制民事行为能力人,相当于同时剥夺了这名老年人的很多权利,比如立遗嘱等等。” 贾澜涛说。

记者注意到,目前我国对直播打赏的规定,主要集中在对未成年人打赏的规范上。如今年5月初出台的《关于规范网络直播打赏 加强未成年人保护的意见》规定,网站平台应当坚持最有利于未成年人的原则,健全完善未成年人保护机制,严格落实实名制要求,禁止为未成年人提供现金充值、“礼物”购买、在线支付等各类打赏服务。

就在6月22日,国家广播电视总局、文化和旅游部印发《网络主播行为规范》,列出网络主播在提供网络表演及视听节目服务过程中不得出现的31种行为。其中明确:不得通过有组织炒作、雇佣水军刷礼物、宣传“刷礼物抽奖”等手段,暗示、诱惑、鼓励用户大额“打赏”,引诱未成年用户“打赏”或以虚假身份信息“打赏”。

近年来,我国网络直播行业发展迅猛,有数据显示,截至去年年底,我国网络直播用户规模已达7.03亿,占网民整体的68.2%。“也就像张女士所说的,老年人直播打赏,目前我们对于这块还没有保护起来,64岁老人打赏45万事情的发生,值得我们更深入思考。” 贾澜涛说。

最新消息:

平台回应64岁老人打赏45万

提供无民事行为能力人证明可退款

28日晚间,直播平台方联系到记者,表示已经和张家对接。称平台核实了张军的账号信息和打赏金额,同时审查了用户打赏的几名主播,未发现主播的违规行为。平台相关负责人表示:“如果核实张先生为无民事行为能力人,平台将予以退款。”

“我下班的时候他们给我打了电话,问我能不能提供我父亲的无民事行为能力人证明材料,我说我只有医院检查脑萎缩的证明。”张悦告诉记者,“如果提交无民事行为能力人证明才能退款,我认为是不合理的。”

张悦表示,无民事行为能力人是完全不能辨认自己的行为。但是能够直播打赏的老年人则是不能完全辨认自己行为,他们是对自己的行为认知不太明确,这种情况就算去开证明,可能结果也是会认定为限制民事行为能力人,这也满足不了平台的条件。

“而且认定这个事,对老年人的影响太大了。我现在还担心会遇见未成年人打赏维权里‘举证难’的问题。”张悦说,如果是这种情况的话,她下一步可能会选择以母亲对巨额打赏不知情为由,向法院起诉撤销赠与。

 

来源 齐鲁壹点

速豹新闻网·山东商报编辑:王莹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