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频道>要闻 > 内容详情

男子跳楼砸死祖孙被判赔106万

2020-10-23 09:03:46  大字体 小字体 扫码带走
打印

​2019年6月1日,四川眉山年仅25岁的侯某选择了结束自己年轻的生命,他从某小区33楼坠下。更为不幸的是,坠楼过程中他砸中楼下遛弯的祖孙二人。之后,祖孙二人和坠楼者全部身亡。其中,当场被砸中去世的孩子仅三岁。

近日,该案二审宣判,法院判决侯某父母赔偿被砸祖孙家属106万。不过,侯某父母对此不予认可,他们表示赔偿金额实在太高,他们拿不出这么多钱,70万元是他们能接受的最多的赔偿金了。而此前一审时,侯某父母被判赔偿金额为152万元。

坠楼者生前患精神疾病

据了解,被砸的周女士祖孙俩和侯某居住在同一小区。在事发之时,周女士带着自己3岁的孙子在散步,途经B1栋时,被侯某砸中。侯某与3岁的男童当场身亡,周女士重伤被送往医院治疗。

当天事发后,当地东坡公安官微就此事发布了一则警情通报称:“6月1日17时许,我局紫竹派出所接到报警,维多利亚B区有一男子坠楼身亡,并砸中楼下正在行走的一名儿童和一位老人,儿童当场死亡,老人受伤,已送往市人民医院抢救,目前警方正在开展调查,请大家切勿信谣传谣。”

不过,6天后老人周女士经抢救无效死亡。

据了解,侯某生前患有精神分裂症。公安机关认定侯某跳楼属于自杀。三条人命就这样消失,对于侯某的家属来讲,突然间痛失爱子无法承受。而对于周女士的家属陈先生一家来讲,母亲与儿子的同时离世,难以接受。这种情况下,由谁来承担责任?周女士家属陈先生认为,造成这一切悲剧的直接责任人就是侯某,现在侯某去世,那理应由其父母来承担责任。

之后,周女士家属将侯某父母告上法庭。

坠楼者家属称赔偿金额太高

据当时的报道,眉山东坡区人民法院认为,本案是一起因跳楼自杀砸中他人的侵权案例,法院查实侯某在2016年因患有精神分裂症,当时出院医嘱上载明患者可能会出现自杀、冲动、伤人等难以意料的意外,请加强监护。

法院推定,侯某在事发时属于无民事行为能力人,或者限制民事行为能力人,但侯某父母作为其监护人,未能在他精神状态较差时及时将其送医救治,因此法院认定应由侯某父母承担责任。同时,法院认为,因精神病患者自杀引发的各类侵权事件时有发生,监护人应该帮助其积极治疗,同时也要加强监护,不能掉以轻心,否则造成的伤害,未尽监护责任的监护人,也要承担相应的侵权责任。法院判决侯某父母赔偿受害者家属152万元。对于法院判决的赔偿金额152万元,侯某父母不予认可,他们申请再审。

近日,二审宣判侯某父母赔偿106万元。不过,侯某父母依然称金额过高,拿不出这么多钱。

他们表示愿意道歉,支付70万元赔偿金。侯某的母亲邓某也表示,两家都是受害者,希望在赔偿金额上有所让步。

跳楼者系家中独子

侯某的父亲侯先生说,“儿子发病后,我们就去医院治疗了,住院十几天,在医院治疗后情况好转。”侯某父亲称,儿子情况好转之后便出院调理,平时服用药物来稳定病症。侯先生回忆,事发当天,儿子并没有什么异常。晚饭前,叫儿子来吃水果,他表示不想吃,就进了房间。直到有邻居开始尖叫议论,侯先生才知道儿子跳楼了,到出事地点一看,还砸中了周女士祖孙二人。侯先生称,儿子出事的这个房子是租来的。

“真的想不通,儿子为什么会这么做。”侯先生说,儿子侯某2013年去当兵,当兵两年后,2015年退伍回家。2016年2月发病,之后开始治疗。侯先生称,那几年不知道儿子经历了什么,记忆中的儿子非常懂事,在家里还帮着买菜做菜。侯先生介绍,他和妻子都是农民,今年50岁。侯某是家中的独生子,也是全家的希望。

之前,侯先生夫妻俩都在外地打工挣钱。2018年夫妻俩回到老家,去年儿子便发生意外,离开人世。

|关注|

双方就赔偿金额 一直僵持不下

对于赔偿,侯先生告诉记者,事发后他们通过街道办和受害者家属有过沟通协商,“当时他们家属提出260万元的赔偿,我们哪里拿得出来呢,所以当时协商不成功。”

侯某的父母表示,都是在农村干活,没有足够的存款可以支付赔偿金。正是因为无能力赔偿,侯先生申请了再审,改判承担70%责任,赔偿106万元。事情发生后,家中的2套房子以及20万元的土地赔偿金都被冻结了,最多能赔偿70万元,如果周女士一家人愿意,可以将房子赔付出去。

据媒体报道称,面对侯某家属关于赔偿金的提议,陈先生表示不能接受。自己突然间痛失母亲与爱子,家庭已经破碎,106万元赔偿金是合理的,且事发后,侯某一家的态度让人寒心。二审后,法院判决106万元,对方刚开始表示接受,自己与妻子在考虑之时,对方又再次申请了上诉,一点诚意都没有。陈先生讲述,事发到现在,也没有收到侯某父母的致歉以及主动联系。而且他们的态度坚决,称只能赔70万,多了一分也拿不出。每一次开庭审理,对于自己与妻子来讲就是揭开伤疤,面对疼痛,内心也想要结束案件。

目前侯某父母的房产和资金全部被查封冻结,夫妻俩离开了曾经生活的地方,搬到了一个土砖房里。儿子出事后,他们称没有心思干活。“咋个办,真的拿不出这么多钱。”另外,侯先生表示不解,“儿子去世我们也很难接受,我们也是受害者。”

案件的相关事宜也正在按照程序调查中。

速豹新闻网·山东商报记者 施娟​

速豹新闻网·山东商报编辑:翟翔宇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