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频道>要闻 > 内容详情

上海杀妻焚尸案今日下午开庭,家属望判凶手死刑

2020-11-19 12:13:45  大字体 小字体 扫码带走
打印

山东商报·速豹新闻网记者 施娟

 

至今刘先生和妻子也无法接受年仅27岁的女儿离世一事,他们没有想到,杀害自己女儿的竟是和女儿朝夕相处的丈夫严某。两人新婚才3个月,女儿还怀有身孕。而之所以发生这样的悲剧,皆因严某杰赌博欠债,向妻子刘某索要二十五万元被拒,于是严某杰杀害妻子,为了毁尸灭迹还放火焚尸。

此事发生后,引发社会强烈关注。刘先生夫妻称,希望严惩凶手,判凶手死刑。该案于今日下午在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开庭审理。

要钱还赌债被拒杀妻焚尸

女儿的离开让刘先生夫妻俩的生活变了模样,事发至今他们沉浸在失去女儿的痛苦中,也投入在这件“杀妻焚尸”案中。他们只盼早日将凶手严某判死刑,以此给女儿讨一个公道。

案发地点正是在刘先生家中,由于房子被火烧了,夫妻俩现在借助在别人家中。回想起事发那天,刘先生说,当时他们不在家,接到邻居的电话才知道家里着火了。

根据上海市人民检察院第一分院起诉书显示,经审查查明:2020年3月20日8时许,被告人严某杰驾车至上海市浦东新区其岳父住处,在二楼卧室内向其妻被害人刘某索要钱款用于归还赌债,遭刘某拒绝后严至厨房拿水果刀后返回二楼卧室,采用持刀威胁等方法再次向刘某索要钱款,被拒后持刀连续戳刺刘某颈部致刘死亡。

为毁尸灭迹,严某杰在该卧室内用打火机点燃书本等物引燃屋内物品后逃离现场,致该房屋二楼室内物品及楼房结构严重毁损。经鉴定,死者刘某系生前被他人用锐器戳刺颈部造成左锁骨下动脉破裂致大失血死亡,并且死后焚尸;楼下车辆物损价值人民币34159元。严某杰作案后自动投案,到案后如实供述了上述犯罪事实。

新婚仅三月便遇害

记者看到,严某杰的身份信息显示其出生于1993年。

刘先生提供的律师代理意见披露,严某杰作案前,借车、换车,两次前往案发现场,提前踩点、窥探,确认刘某父母不在、仅有刘某一人在家,做好犯罪准备。作案时,严某杰在明知持尖刀捅刺刘某颈部将导致她死亡的危害后果,仍恶意追求该结果的发生,持刀捅刺刘某颈部三刀,最终导致刘某左锁骨下动脉破裂致大失血死亡。严某杰作案后,放火焚尸烧屋,没有第一时间离开现场,而是在案发现场窥探、观察火势,确保“火势足够凶猛”,能“毁尸灭迹”后才离开案发现场,在离开案发现场后,严某杰也没有立刻投案,为隐藏踪迹,再次换车。

刘先生告诉记者,女儿刘某年仅27岁,新婚刚3个月,是上海一所重点小学的老师。女儿性格乖巧,上学时,因学习成绩优秀,多次拿到学校的奖学金,以及获得“三好学生”的称号。大学毕业后,女儿进入学校当老师,努力认真,成为了学校里最年轻的年级组长。

刘某和严某杰相识于2018年1月,俩人是经人介绍认识的。严某在英国留学,家境也还算是殷实。据了解,严某杰身高1米8左右,人看起来很精神,刘某对严某杰比较满意,刘先生夫妻俩对严某杰也比较认可。双方父母在当年8月份就见了面,认可两个孩子领证结婚。

2020年1月份,严某杰和刘某举办了婚礼。但是谁也没有想到,新婚才三个月,妻子刘某就遭丈夫毒手,遇害身亡。

生前已怀有身孕

今年疫情期间,刘某为了上网课方便,就回到娘家居住。严某杰也经常过来,当时刘某杰称其在一家汽车配件公司从事安全气囊方面的工作。

刘先生还说,事发前一天女儿还和他们一起看电视,没有什么异常,那个时候她已经怀孕了,他们本打算第二天,也就是3月21日案发当日带女儿去医院检查。第二天一早,刘先生和妻子接连出门上班了,女儿一人在家中。当这对夫妻再见到女儿时已是天人两隔。“等我们赶到家时,家中已是浓烟滚滚,被找到的女儿下半身几乎没有了,身上还插着一把水果刀。”看到女儿的惨状,刘先生至今心如刀割。

案发当日,警方赶到现场后,法医对尸体进行了检查,刘某子宫增大,已有胚胎成分,刘某是已孕的状态。

严某杰因涉嫌故意杀人罪于2020年3月20日被上海市公安局浦东分局刑事拘留,同年4月3日经上海市浦东新区人民检察院批准被执行逮捕。

10月16日,上海市人民检察院第一分院以涉嫌故意杀人罪、放火罪对严某杰提起公诉。本案由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立案受理,于11月19日13时45分开庭审理。

刘先生说,案发之后两家人就再没有联系过,更没有听到对方家庭一句道歉。

伪装上班实则赌博

       据相关报道,严某杰由养父母抚养长大,由于养父母的亲生孩子去世于是收养了他。养父母做生意出身,对严某杰比较溺爱。严某杰沉迷赌博欠债,此前养父母还为其还过200多万的赌债。

上学期间,严某杰高考考了一个并不理想的大学,读一段时间就放弃了。为了给他换一个新环境,严父送他到英国留学,但严某杰毕业证也没拿到就回国了。严父此后托人给他找了份汽车配件生产的工作。2019年9月,严某杰从该公司辞职,但未告知妻子和岳父母。

在刘先生看来,严某杰善于伪装,直到案发后他们才知道,女婿严某杰早在2019年8月左右就不上班了。每个工作日,严某杰照常早出晚归,还与妻子和岳父母讨论工作情况。但实际上,严某杰却是利用这些时间进行赌博,就这样伪装了半年,一直到事发前,都没有任何人看出不对劲。

这段时间里,严某杰沉迷赌博,已欠下125万元赌债,多数来自高利贷。事发时,他向刘小姐讨要25万彩礼钱,欲用于归还赌债。刘先生介绍,这二十五万是女儿结婚时的彩礼,刘女儿为了留着给公公看病才拒绝严某杰的要求。

速豹新闻网·山东商报编辑:高建军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