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频道>要闻 > 内容详情

北漂模特借了8000元交房租,却要被迫搬离……

2020-11-24 09:24:33  大字体 小字体 扫码带走
打印

11月23日中午11点38分,速豹新闻网·山东商报突然接到来自一个北京的电话,来电备注显示的是记者之前的采访对象马女士。接通电话后,电话那头的马女士带着哭泣声告知记者,她现在在蛋壳公寓北京总部大楼的楼顶,称自己“可能要永远的离开这个世界了”……记者苦心劝说其保持冷静,不要冲动做傻事,同时当即向北京警方反映了情况。目前,马女士的手机已处于关机状态,北京警方已派遣民警赶赴马女士住所……

马女士跳楼原因,跟蛋壳公寓有关。

近日,国内著名长租公寓品牌蛋壳公寓深陷危机的传闻不绝于耳。租客付给蛋壳公寓房租,但房东却没收到租金只能赶人,被赶的租客则成为最大受害者……马女士正是受害者之一。

 

“我可能要永远的离开这个世界了”

23日上午,济南的天空灰蒙蒙的。11点38分,记者的手机响了,电话来自北京,来电人是记者昨天晚上采访的马女士。来电的内容令人吃惊,马女士哭泣着说,她现在在蛋壳公寓北京总部的楼顶,自己已经没有退路,现在想要跳楼!彼时马女士的情绪比较激动,记者在电话中全力安抚,劝其不要冲动做傻事。

挂了电话后,马女士通过微信给记者发来其身处楼顶的一则视频,视频内容充斥着无助与绝望,她一再请求记者“把这个视频发出去,希望能得到有关部门的重视,我死了之后,希望大家的钱可以退回来”。在微信的沟通中,记者反复劝说马女士冷静,千万不要冲动。马女士则绝望的表示,现在的自己“真的撑不下去了”,她表示自己已经没有地方可以住了,她只是希望蛋壳公寓把事情解决一下,把钱退回来。她告诉记者,“我可能要永远的离开这个世界了”。

 

当记者再试图拨打电话劝说,马女士的手机一直处于无人接听状态。

记者当即致电北京警方,及时将马女士意欲跳楼轻生的情况进行了反馈,并向警方提供了已知的马女士个人信息。过了一会,北京警方来电,称已经安排民警赶赴女孩住处了解情况。而当记者再次试图联系马女士时,发现其手机已经关机。记者再致电北京警方,对方回应称案件正在侦查处理中,不愿再透露更多信息……

“我没有钱了,没有地方可以住了”

仅仅隔了一个晚上,马女士已经从悲伤到了绝望的边缘……

前一天晚上,即11月22日晚,记者从一短视频平台上看到一名网友在控诉,称自己交了房租却要面临被房东赶出来的局面。记者立即私信该网友并表明身份,这位网友同意了记者的线上采访。

当晚,她告记者速豹新闻网·山东商报记者,她今年26岁,老家在甘肃,来到北京三年多,在影视剧组工作过一段时间,现在是一名汉服模特。她说,今年由于疫情的缘故,工作机会非常少,自己近来只有微薄的收入,经济状况也不宽裕。此前,她与房屋租赁中介公司蛋壳公寓签订了一份租房合同,按季度缴费,由蛋壳公寓定期付给房东租金。算下来,她已经住了近三个月了。

“月初的时候,蛋壳的房屋管家几次三番催我交下一季度的房租。我不交房租就把我房间的密码锁冻结了,我没有办法进屋,最后实在没办法只好续租。对方跟我说公司没有问题,让我放心续租。我就把手里的钱连同从朋友那里借的共八千多租金给他了。可交完第二天,房东打电话说不要交给蛋壳房租,因为蛋壳没有给他房租。房东还说,如果15个工作日内没有收到房费,他就要收回房子。”

面对记者采访时,年轻的马女士情绪不能自已,痛哭流涕。“过了几天,房东就来收房子了”,马女士说,房东已经两次赶人,蛋壳公寓的工作人员也联系不上,她只能选择报警。第二次报警,警方让马女士和她的房东去蛋壳公寓的一个门店去处理,但并没有结果。工作人员告诉马女士,可以选择解约,但明确表示钱不一定能到账,或者选择继续住着,如果房东来赶人就报警。

“如果被房东赶出来,我也已经没有钱再去重新租房子了”,22日晚,马女士告诉记者自己现在非常害怕,“房东说月底蛋壳公寓如果还不给他房费,就要换锁,说必须走。我不知道该怎么办,真的很无助。目前没有人来真正处理这件事:蛋壳公寓不给解决,警察也不处理,房东在步步紧逼……”。

马女士说,为了交下个季度的租金,她现在欠了朋友不少钱,眼下被逼搬走也没有地方住,因为要还钱她不肯一走了之回老家。她对记者说,如果真的被赶出去,她只能对自己极端……

蛋壳公寓深陷危机

2015年1月,高端白领公寓品牌蛋壳公寓在北京市工商行政管理局东城分局登记成立,隶属于紫梧桐(北京)资产管理有限公司。成立至今,蛋壳公寓的发展速度令人惊叹。据悉,其在不到5年的时间里,将业务拓展到北京、上海、深圳、广州等多个一线、新一线城市,管理房间数量已达40余万间。2020年1月17日,蛋壳公寓成功登陆美国纽交所,股票代码为“DNK”,是2020年登陆纽交所的第一中概股。

面对近日来网络上甚嚣尘上的破产、跑路传闻,蛋壳公寓近日发声澄清。11月16日,蛋壳公寓在官方微博发布动态称,“我们没有破产,也不会跑路!请不要信谣传谣”。评论区点赞最多的一条留言表示,“希望你们说到做到,坚持下去,我们打工人租个房子太难了”。17日,蛋壳公寓又通过官微对热传的“蛋壳公寓杭州分公司停止运营”的消息进行了辟谣,称其是“假的”。

据了解,蛋壳公寓近年来疯狂扩张的背后与其业绩并不匹配,公司自2017年以来已是持续亏损。近日,有消息称蛋壳公寓将被国内另一房屋租赁品牌我爱我家接手。据相关媒体透露,我爱我家的回应是“目前没有接到相关的通知”。

为了了解更多蛋壳公寓的现状,记者拨通了蛋壳公寓官网上的官方客服电话。

接听电话的北京总部的工作人员表示,自己还在正常上班,而且租客还可以正常租房子。之后记者据其提示拨打了相关电话,想联系蛋壳宣传部门,始终未有人工接听。该工作人员表示,可能是业务繁忙,此外并未透露其他信息。

据报道,近来处于水深火热中的蛋壳公寓,近两日的股价则处于暴涨状态。北京时间11月19日凌晨,蛋壳公寓股价涨幅一度超100%,截至收盘,蛋壳公寓股价大涨90.42%。这一局面显然与蛋壳所处的当下境遇并不搭调。有观点指出,近日蛋壳股价的大幅暴涨,其原因或与其将被我爱我家接盘的传闻影响所致。

19日,据来自每日经济新闻的消息称,北京市住建委回应表示,相关部门已经针对蛋壳公寓成立了专办小组,后续处理方案将会及时公布。

11月9日,包括租户、保洁人员、供应商等在内的数百人曾聚集蛋壳公寓北京总部门口维权讨债,并一度发生肢体冲突。如今,众多蛋壳公寓租户处于交了钱却要面临被赶的孤立无援的境地, 不少的蛋壳公寓租客被房东告知需搬离住处,只因房东没有收到蛋壳公寓的房费。

年轻的马女士只是牵涉其中的众多无助之人中的一个。

眼下一个非常现实的情况是,很多像马女士一样的租客被逼上一种绝境,他们没有足够的经济实力去支撑面对一个已经付过房租却还要被赶出来,以及需要再拿出相当一部分钱去支付新的房租合同的事实。

马女士采取的是一种更为激进的方式来表达自己的无助与诉求,可如非不得已,谁又有勇气独自站上高楼欲与世界相决绝?

截至23日下午6点,记者再次拨打马女士的电话,显示关机状态。希望她没事。

速豹新闻网·山东商报记者 许畅

速豹新闻网·山东商报编辑:翟翔宇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