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频道>要闻 > 内容详情

河南俩初中生遭同学及社会青年殴打欺凌

2021-01-19 12:59:11  大字体 小字体 扫码带走
打印

  近日,河南省潢川县网友曝光了一条校园霸凌视频。视频中一名男生被多人逼着做俯卧撑,并被多次殴打。1月18日,潢川县的陈女士告诉大众网·海报新闻,儿子洋洋(化名)正是视频中被霸凌的初中男孩,殴打的青年中有他的同班同学。

  然而,被这伙青年殴打的人并不止洋洋一人。

  河南初中生放学后被同学伙同社会青年殴打

  1月18日凌晨,在深圳打工的陈女士匆匆赶回老家河南省潢川县——她儿子被7个人殴打至住院。陈女士告诉大众网·海报新闻记者,儿子洋洋被打发生在1月12日。当天下午,在潢川县二中读初二的洋洋一出校门就被同班的男生黄某架住。洋洋的一位好友看到了便跟随上去,被黄某威胁喝退。

  出了校门,几个和黄某差不多大的社会青年一起把洋洋拉去了一条偏僻的胡同。在这里,几个青年逼着洋洋做俯卧撑,还多次用脚踹其身体、殴打其头部,其中还有人拍下了视频。他们大声问洋洋:“我们给没给过你机会?”

洋洋被殴打视频截图

  在洋洋被殴打的时候,他的姑姑正等在学校门口接他放学。等到洋洋被打得“爬都爬不起来”后,黄某一行人才离开,洋洋趁机喊下一位路人,借来电话打给了姑姑。当晚,姑姑带着洋洋到潢川县北城派出所报警并做了笔录。随后,他被送往了潢川县人民医院。根据陈女士提供的图片,洋洋被打后头侧、眼睛明显淤血红肿,嘴唇、鼻子破裂出血,四肢多处受伤。

洋洋被殴打后身上出现多处伤痕

  洋洋告诉姑姑,打他的一共有7人。其实在1月12日前,自己就曾被他们抢走了口袋里的20元钱,并被威胁用微信给他们转200元。洋洋父母在外打工,他住在潢川县的姑姑家,被勒索后他没敢告诉家长,更凑不出200元,便被黄某等人拉来殴打。

  1月13日,洋洋家人来到北城派出所和学校询问事件处理进展。“两方都没给我们明确的调查结果。孩子是被同班同学打的,被打后的几天学校也没有派人来探望。”陈女士说,1月16日,家属决定在网络上曝光此事。曝光当日,北城派出所和学校联系洋洋家属,称警方已经抓获6名参与殴打的青年,当地教育局也已成立小组调查此事。

  当天被殴打的不止一人 被打学生不敢告诉家长

  让洋洋一家没想到的是,当日被这伙青年殴打的不止他一人。

  洋洋被打后,其中一名打人者将殴打洋洋和另一名男生的视频发给洋洋作为“炫耀”。洋洋家属才有机会将收到的视频发布到了网络上。

  1月16日,结束打工回到潢川的张先生看到了视频中被打的男孩穿着很像儿子小张。在前几天,他们发现孩子脸上有伤痕,孩子解释称“自己骑车摔的”。张先生拿出视频再三追问,小张才承认被人殴打。

小张被打视频截图

  小张告诉父亲,1月12日晚8点多,他刚放学就被一伙年轻人拦下。他认出其中有他的小学同学小翔和小豪。小张被小翔用胳膊夹着头带走,随后被一伙人殴打了半个多小时。为了不被发现,小翔等人还将小张带到了一处酒店威胁,并拿走了他的定位手表。

小张被打后身上出现多处伤痕

  回去后,小张开始带着口罩上学,并否认被人殴打。“后来他告诉我,是因为在校外聊天时提到了那伙人中的一个人名字,惹怒了他们才被打。”张先生说。

  打人学生称“进不去派出所” 其父曾在班群威胁被打学生家长

  被殴打至今6天,洋洋一直留在医院治疗。他日常走路、睁眼等均受到了影响。小张也开始头疼,茶饭不思,经常做噩梦。然而,事发后打人者和家属的举动让洋洋和小张的家属气愤不已。

  陈女士告诉记者,在得知洋洋报警后,1月14日,其中一名打人者通过QQ发送多条语音威胁洋洋。记者在语音中听到,该男生说出了其他打人者的名字,并威胁:“你放心我进不去(派出所)的,我已经满16岁了,但我进不去。”

  男生多次说道,“你上学等着挨死”“去公安不怕”,另外一人还附和说“这次下手轻了”。

事发后打人者在QQ上威胁洋洋

  更让陈女士气愤的是,在他们将打人视频在网络上曝光后,殴打洋洋的同班同学的家长在班级群中发布了威胁话语,并多次辱骂洋洋家长。

  该家长发布的语音中说道:“这事情已经上报到县里了,影响太不好了,都是小孩,想把事做这么绝吗?有种明天下午我到潢川去,看你多牛。”

打人者家属在班级群中威胁洋洋家长

  陈女士回忆,事发至今,只有一名打人者的母亲前往医院看望洋洋并道歉。她自称管不住儿子,但没有提及赔偿问题。张先生也表示,事发后没有一名打人者及家属出面道歉。

  1月17日,潢川县公安局发布警情通报:1月12日19时许,潢川县发生一起在校学生被殴打警情。涉案人员刘某、冯某等在潢川第二中学门前向在校学生吴某要钱未果,将吴某带至潢川县小泊岸处进行殴打。案发后,潢川县公安局立即介入调查,目前已将刘某、冯某等6人抓捕归案,其余2名涉案人员正在进一步追捕中。

潢川县公安局针对此事发布情况通报

  打人者被抓捕仍然无法消除陈女士和张先生的担忧。由于打人者和自己孩子同龄,为未成年人,关押时间不会太长,他们担心这伙人欺负过的学生不止洋洋和小张,被放出来后会继续报复孩子。

  张先生还从环城派出所得知,打人者刘某经常犯事,刚上初中没多久犯事被劝退。一开始警官给他父母打电话还会来,后来再犯事父母都不来了。在潢川县,外出打工的父母不少,而被打的洋洋和小张都属于“留守儿童”。父母常年不在家,即使张先生此前曾多次告知儿子被欺负要说出来也无法改变儿子的畏惧心理。

  事发后,张先生开始接送孩子上下学,“但是县城这么小,这些人在,我家孩子出门都害怕被报复,我们希望打人者被依法判刑或者进少管所。”

  1月18日,记者致电潢川县教育局及潢川县二中,均无人接听。

来源 大众网

速豹新闻网·山东商报编辑:翟翔宇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