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频道>要闻 > 内容详情

巾帼“苗苗”的别样青春

2021-09-12 12:24:35  大字体 小字体 扫码带走
打印

◎山东商报·速豹新闻网记者 郑芷南 见习记者 郑晓彤

“每次看到临近退役的老警犬,我总觉得它们身上有种‘英雄迟暮’的感觉,有时我也会想想我的狗老了会是什么样子。”何苗苗摸着她的警犬“饭团”说,在她眼里,“饭团”不只是一只警犬,更像是她的一位“战友”。 

 三年多来,从一位内勤民警到一名警犬训导员,何苗苗冲在安保一线,带着她的“饭团”多次圆满完成重大安保工作。何苗苗说:“交给我去做的事,我就会全力以赴,做警犬训导员,我没有后悔过,我也会一直坚持下去。”

 

何苗苗用“陪伴”见证了“饭团”的成长,也在训练中锻炼了自己的训导能力记者 郑芷南 见习记者 郇志同 摄 

        训导员中的“女汉子”

  初见31岁的何苗苗,她面容清秀,秀发披肩,车内摆满了各式各样的可爱抱枕。何苗苗说:“与警犬结缘,是巧合也是机缘。”

  2013年,何苗苗从铁道警察学院毕业后,来到了禹城市。在这里,何苗苗先后在治安大队、特巡警大队从事内勤工作,在别人眼里何苗苗“多才多艺,活泼开朗。”2017年,何苗苗的一个决定,让大家重新认识了这朵“小警花”。

  “当时接到通知组建警犬基地,可以报名参与警犬培训班,我想都没想就报了名。”何苗苗说,要放弃原本熟悉的工作,接受新挑战,“挺难的。”起初,家里人并不支持她,“他们可能觉得女孩培训警犬有些不合适,当时我女儿还小,去培训的话一走就是三个月,孩子怎么办?我当时也挺为难的,但最后还是决定要去。”

  “成为一名警犬训导员之前,我喜欢的是狗,成为训导员之后,我喜欢的是这个职业。”何苗苗说,2018年3月,她到南京市参加了为期3个月的封闭训练,她面临的不只是体力、精力上的考验,更有心理上的挑战。

  集训期间,何苗苗被警犬绊倒拖行,“脸上当时就被蹭掉了一层皮,肌肉外翻,现在还有浅浅的疤痕。”何苗苗说,当时她也没想那么多,简单处理了伤口后,第二天又和其他队员一样,出现在了训练场上,“我是不服输的性格,遇到困难,越挫越勇。”

  现在,作为禹城市公安局特巡警大队警犬中队中队长的何苗苗,已经能够独立带领她的警犬完成各项任务,“大事、小事她都自己来,给其他队员做榜样。”“小小的身躯有巨大的能量。”队员们也曾热切地称呼她为“女汉子”,对此,何苗苗说:“我觉得这个工作男生能干的,女生也能干,我从来不因为自己是女生就对自己降低标准。”

  “不管是我自己还是我的队员们,我们随时都在准备着投入‘战斗’。”说完,何苗苗和她的队员们开始了一天的工作。  

        与警犬共同作战

  “饭团,坐。”何苗苗用清脆有力的声音下达口令,她身边的警犬随即迅速响应,“坐”了下去。

  “饭团”是跟着何苗苗的警犬,一只米白色的拉布拉多,“这个名字还是女儿起的,一直用到了现在。”她说,起初,“饭团”胆子比较小,“看着它一点点克服障碍,完成每一次训练,我心里都有说不出的开心。”说完,何苗苗带着“饭团”做起了日常的训练,跳圈、搜爆等等。“饭团”不仅反应迅速,而且能够精准地完成何苗苗的每一个口令。

  “清扫狗舍、训练、喂食、梳毛、洗澡。”这是何苗苗每日的工作,她用“陪伴”见证了“饭团”的成长,也在训练中锻炼了自己的训导能力。在何苗苗眼里,每天重复的工作都是不可或缺的生活组成部分,“对警犬而言,一个动作、一个指令可能需要成千上万次的重复训练,学会了不等于能执行,日复一复的训练强化,才能让它们一直保持敏感度。”

  “晴天一身土雨天一身泥,浑身狗毛是日常。”何苗苗表示,成为一名警犬训导员后,她生活的大部分时间都跟警犬在一起,“6岁的女儿还抱怨过我,说我快成了‘警犬的妈妈’了。”

  2019年4月,何苗苗参加了一次重大的安保工作,“这是我第一次带犬出战重大安保活动。”她说,日均18小时的工作时长,复杂多样的工作环境,她时刻不敢松懈,与“饭团”配合默契,她圆满地完成了此次安保任务。2019年9月,她又接到了另一项更为重要的任务,作为山东公安唯一的女警犬训导员,何苗苗带着警犬顺利完成了这次任务。

  “从最开始的不熟悉,到现在慢慢摸索出一些经验,我见证了‘饭团’的成长,‘饭团’也促使着我变强大。我希望我们以后能够做得更好,更出色地完成每项任务。”何苗苗说。

        “是妈妈的朋友”

  训练时的何苗苗严肃认真、一丝不苟,闲下来何苗苗则会带着“饭团”练练体能,培养默契。“其实‘饭团’就跟小孩子一样,也会有松懈和贪玩的时候,这个时候除了教育它,我也会偶尔给它放放假,带它散散心。”何苗苗一边说着,一边给“饭团”梳毛,“饭团”则乖乖地趴在她脚下。
  撇开警犬训导员的身份,作为母亲的何苗苗有些内疚,“亏欠女儿挺多的。”何苗苗说。聚少离多似乎是何苗苗与女儿的常态。外出执行任务时,何苗苗腾不出时间与家里打电话、开视频。家人给女儿拍小视频发给何苗苗,是她们最多的“见面”方式。何苗苗有些哽咽地说:“每次女儿都在视频里说,让我好好看看她。”

  警犬基地离家较远,平时何苗苗每天一早就出门上班,晚上回家时,女儿也快要睡觉了。“陪伴女儿的时间太少了,也难怪她会抱怨我说‘妈妈是警犬的妈妈’。现在她慢慢长大,也越来越懂事,知道我要去工作,就会让我忙完快回来陪她。”

  每每听到窗外警笛响起,女儿就会喊着说:“那是妈妈的朋友。”在何苗苗心里,除了自己的热爱让自己坚持做好这项工作外,女儿也给了她很大的动力,“我要给女儿做个榜样。”

速豹新闻网·山东商报编辑:孔妍苏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