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频道>周刊集群 > 内容详情

【好奇周刊】美国大选2016年那一幕会重演吗?

2020-10-25 11:34:37  大字体 小字体 扫码带走
打印

11月3日,美国总统大选将如期举行。当下,现任总统唐纳德·特朗普与民主党籍前副总统乔·拜登之间的竞争较量已经进入胶着阶段,目前民调显示,拜登在多州领先于特朗普。但还记得2016年那次大选吗?最初希拉里·克林顿在民调中也一直领先,但却在最后关头意外败给特朗普。人们不禁要问,这次历史会不会重演?特朗普竞选团队最后一搏的能力会不会再次创造奇迹,我们只能拭目以待。

《新政客》

2020年10月22日

乔·拜登能救美国?

美国民主党籍前副总统乔·拜登(Joe Biden)能打败现任总统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吗?

不得不说,这位民主党总统候选人极有可能在11月3日结束“特朗普时代”。试想一下,如果竞选真的成功了,他会让美国走上复兴之路吗?

2008年,当巴拉克·奥巴马(Barack Obama)选择拜登作为竞选伙伴时,拜登曾这样评价奥巴马,“我的意思是,你有了第一个能言善辩、聪明伶俐、干净得体、相貌英俊的主流非洲裔美国人。我是说,那是一本故事书,伙计。”

拜登拥有数十年的参议院经验,尤其是在外交政策方面经验丰富,这些正是民主党总统候选人奥巴马当时所缺乏的。所以通过选择拜登作为竞选搭档,奥巴马向选民,特别是白人选民证明,说“是的,我们可以”并不一定那么可怕。

美国正与拜登一起踏上另一段旅程。拜登正试图告诉选民,接下来发生的事情不一定是不好的,今后事态的发展也可能是体面的、安全的。但是在经历了奥巴马执政的8年和特朗普执政的4年之后,美国人对自己到底要走哪条路开始变得意见不一。

一些美国人希望,在经历了新型冠状病毒Covid-19全球大蔓延之后,生活能够尽快恢复平静和正常,那时,总统不再把与他意见不同的人视为叛徒,也不再痛斥新闻媒体为人民的敌人,或者认为那些想要更大种族公正的人在憎恨自己的国家。但是另外一些美国人则认为,“正常”社会功能的失调和极端的不平等,是美国进入“黑暗”的原因。

因此,第一大问题是,拜登能否同时得到这两个群体的支持来赢得白宫?第二个问题是,如果拜登当选总统,那么他又将成为什么样子的?

拜登在参议院干了36年,以支持两党合作而享有盛誉,他还担任了司法委员会和外交关系委员会的主席。他曾两次竞选民主党总统候选人提名资格,但都以失败告终。

长期以来,拜登一直在向美国国民介绍另外一种完全不同的世界——政治家们可以跨越分歧进行合作,或者至少彼此间能够友好相处。

对许多人来说,这是一个很有吸引力的提议:让政客们重新握手,而不是利用推特(Twitter)或电视节目来相互攻击。

拜登承诺要将美国带回一个更加体面的时代。在今年夏天的一则广告中,拜登驾驶着一辆1967年的克尔维特斯汀格雷(Corvette Stingray),在广告中他说,“我爱这辆车,除了难以置信的回忆之外,什么都不是。”正如拜登竞选团队的工作人员所说的那样,“就目前而言,与我们的对手相比,拜登是最完美的(总统)候选人。人们只是希望恢复一些稳定性和可预测性。”

拜登目前在全美民调中遥遥领先于特朗普,在大多数摇摆州也一样领先。然而,民意调查并不是最终投票。

2016年大选时,当时的民主党总统候选人希拉里·克林顿(Hillary Clinton)最初几乎在整个竞选过程中都处于领先地位,但却在最后的投票中意外地败给了特朗普。

如果民主党这次想要避免重蹈覆辙的话,拜登就必须要争取到黑人选民的支持,还要争取那些四年前呆在家里的年轻注册选民的支持,还要争取郊区白人女性的支持,要知道这个群体原本应该是要投票给希拉里的,但却在最后关头选投了特朗普。

作为一名熟悉的温和派白人男性候选人,拜登“可能会赢,而且会轻松地赢”。

但当选和当选成功之后是截然不同的两个事情。女性选民可能倾向于支持拜登,但她们对拜登执政后的期望却并不一致。

距离美国大选日越来越近了,拜登和特朗普都在全力以赴争取更多的选票,究竟谁能最终胜出,其实不到最后一刻还真的不太好说。

《政客》

2020年10月16日

与众不同的警察局长

对于美国北卡罗来纳州温斯顿-塞勒姆市(Winston-Salem)的反种族主义示威者来说,警察局长卡特丽娜·汤普森(Catrina Thompson)似乎是他们的盟友。

6月2日,顶着大太阳,汤普森向大约200人发表了演讲,这些人聚集在一起抗议种族不平等,这已经是第四天了。在没有任何事先的笔记或纲要的情况下,汤普森在讲了将近7分钟后,声音变得急促,她双眼噙满泪水。

八天前,明尼阿波利斯的乔治·弗洛伊德(George Floyd)因警察暴力执法死亡,汤普森向众人表达了自己的愤怒,她向在场的种族多样化的年轻人群体承诺,她希望拥有一支让温斯顿-塞勒姆所有市民都感到自豪的警察队伍。

52岁的汤普森说:“憎恨和蔑视坏警官的人就是好警官。”“你在这里看到的这些男人和女人!”她指了指她在人群外围的警察同事,“他们中的大多数人今天本来都不值班。他们来这里是因为他们爱这份工作,爱这座城市,也爱你们。”

就在那个星期的早些时候,北卡罗莱纳州周围的反种族主义和反警察暴行的和平游行演变成了激烈的混乱。在这些地区,警察使用高压手段后似乎让情况变得更糟了。当天晚上,在夏洛特市,警察向抗议者发射了催泪瓦斯和橡皮子弹,官员们宣布进入紧急状态。一时间,全美范围都发生了类似的冲突——白天警察与游行者发生冲突,晚上有时还有抢劫者。

汤普森并不希望这种情况发生在温斯顿-塞勒姆。在过去的三年里,她一直致力于加强警察和民众之间的友好基础。汤普森承诺,只要示威活动没有变成暴力或骚乱,示威者们将得到汤普森所在部门的全力支持。汤普森表示,“我想向美国其他地区表明,我们的声音能够而且将会被听到,而这不会让我们的城市四分五裂。”

在连续31天的抗议中,这种情况确实发生了。汤普森并没有像司法部长威廉·巴尔在前一天与州长们的电话中建议的那样,试图用胡椒喷雾和闪光弹清理街道。在温斯顿-塞勒姆,这里没有一队队全副武装的防暴警察,没有橡皮子弹,没有挥舞的警棍。相反,警察局长汤普森命令她的警官们封闭交通,骑自行车陪同游行。

汤普森回忆道,过路的司机们可以为游行队伍等40分钟,但是这些不公正的种族主义已经持续了400年。

由于控制得当,在温斯顿-塞勒姆,没有人受伤,也没有人被捕。与其他邻州不同,人口25万的温斯顿-塞勒姆没有发生一件窗户被打破的暴乱事件。

“我看到你和抗议者一起出去!”温斯顿-塞勒姆市议会成员、市公共安全委员会主席詹姆斯·泰勒(James Taylor)在那周晚些时候的一次会议上这样问到汤普森,“你和他们站在一起,支持他们,你也支持这个警察局。有些人会躲在桌子后面或自己的位置后面,但你没有这样做。你站得很高,你很好地代表了这座城市和这个部门。”同时,当地媒体高度地赞扬了汤普森在处置此次示威游行当中的果断的领导能力。

《新科学家》

2020年10月24日

新冠病毒带来的冒险

自从新型冠状病毒Covid-19全球大蔓延以来,人们的所有生活和节奏都被打乱,当下如何在这个充满冒险与不确定性的新世界中自由航行成为共同的课题。

那些每日新增的确诊病例数字,对我们的情绪产生难以平复的影响,让我们一时间很难评估这场疫情大流行所造成的各种风险情况。但是你可以采取一些简单的步骤,暂时忽略这些风险,让自己在做决定时变得更有信心。

Covid-19全球大蔓延暴发后,截至目前创纪录地已经造成超过百万人的死亡,更可怕的是,这个数字每天都还在不停地增长着。而在未来数月里,也许是数年内,我们将不得不在尽量减少新型冠状病毒造成的死亡和伤害,与继续生活以维持我们的经济生计和心理健康之间保持一种平衡状态。

美国纽约曼哈顿研究所经济学家艾莉森·施拉格(Allison Schrager)表示,“从本质上讲,度过这场大蔓延,本质上是一种风险管理的练习。”要做好这项工作,我们必须依靠公共卫生专家、媒体和政府提供的信息。我们想知道病毒对我们自己,以及对那些因年龄或其他因素而变得更加脆弱的朋友或亲人来说到底有多危险; 我们也想知道目前病毒感染率激增所带来的风险,这样我们才能了解重新实行封锁等措施是否适当。

即使在形势最好的时候,风险沟通也是一件十分棘手的事情,但在许多国家,新型冠状病毒Covid-19大流行带来了大量关于感染率和死亡人数不断上升的令人毛骨悚然的统计数据和图表。剑桥大学温顿风险与证据交流中心主席大卫·斯皮格尔哈尔特(David Spiegelhalter)将这称之为“数字剧场”(number theatre)。

那么,我们该如何走出这个“剧院”,对我们所面临的不确定因素作出审慎的评估呢?这便是研究员们正在试图解决的问题。

速豹新闻网·山东商报记者 潘愈 编译

速豹新闻网·山东商报编辑:张艳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