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频道>周刊集群 > 内容详情

【眼界周刊】“最强名师”翻车 群演不够用了

2021-01-24 07:40:20  大字体 小字体 扫码带走
打印

寒假来临,近日,多家线上教育培训机构的广告在朋友圈刷屏。细心的网友发现,不同机构中卖力宣传的“资深教师”竟是同一人,一会儿是英语教师,一会儿是数学教师。名师竟是群演,真相太刺骨,而这背后的教育平台乱象由此引发热议。不少声音指出,有关部门的监管及消费者的辨别能力都有待提高;更重要的是,在大量课程安排面前,家长需反思孩子的真正需求,让孩子在埋头刷课中能稍作喘息,释放天性。

资深名师竟是群演

“做了一辈子小学数学老师”“教了40年英语”……近日,猿辅导、作业帮、高途课堂、清北网校四家在线教育企业的广告在社交网络刷屏。

铺天盖地的线上教育机构卖力宣传吆喝中,上述四家著名线上教育机构的代言教师竟是同一人。这名长着“教导主任”脸的女性,喊着不同科目教育方法的口号。一会儿教育家长:“英语学不好不是孩子的错。”一会儿又成了数学专家,可以帮助学生“计算秒出答案”。

几年前,“名医”刘洪滨行走“医药广告表演”江湖的事例,如今又在在线教育广告中上演。刘洪滨曾在三年间以9个身份活跃在多个地方卫视,先后以北大专家、祖传老中医等身份推荐各种保健品。被网友调侃“换套衣服换个身份,医药界的‘百变星君’”。其实,她并没有中医医师资格,也未在中医医疗机构任职,更不是其所宣传的“苗医传人”。

多年后,“演员老名医”摇身一变,“群演名师”又明目张胆地出现在线上教育平台中,线上教育乱象程度可以想见。

线上教育“广告大战”

寒假来临,各大在线教育平台活跃起来,纷纷开启“抢人模式”。微信朋友圈、抖音、地铁站、公交站、楼宇电梯广告……学生家长目光所及之处,各家在线教育平台广告一个也不放过。

在线教育广告有多密?有网友描述:“一个公交车站有四个广告牌,其中三个是在线教育的,时不时还会有贴着在线教育广告的公交车驶过这个站台。”几乎所有的热门综艺,都有在线教育广告的身影。《幸福三重奏》能看到斑马AI课的广告,《向往的生活》能看到作业帮的冠名,《极限挑战》会跳出高途课堂的“名师在线”,《经典咏流传》能看到学而思网校。

大量投放广告的同时,广告内容也一个比一个夸张:“寒假是拉开成绩差距的转折点”。

五花八门的营销手段,同样令人眼花缭乱。几家头部在线教育平台甚至打出了“19元10节课”“9元7节课”等低到令人咂舌的价格……据央视报道,寒假网课试听用户暴涨300%。

假期是线上教育的黄金时期,各教育机构为了招生鼓劲宣传,本无可厚非。但四家教育平台请了同一个“老师”做广告,而且这位所谓的“名师”其实是供应商找的演员,在线教育平台水平令人堪忧。

疯狂砸钱隐患多多

数据显示,2020年我国新增在线教育企业8.2万家,用户规模达4.23亿。在线教育已不仅是一种新兴业态,更是整个教育版图中重要的组成部分。

源源不断的热钱正在涌入在线教育行业。据报道,2020年,作业帮对外披露2轮融资总额达23.5亿美元;猿辅导对外披露3笔融资,总额超35亿美元。据统计,2020年,中国基础教育在线行业融资额超过500亿元,这一数字超过了行业此前十年融资总和。

记者梳理发现,资本市场大量热钱涌入,令在线教育发展迅速,从而引发了一系列问题:在线教育大规模预收学费造成家庭财产安全隐患。有报道称,2020年10月18日,有家长到在线教育机构优胜教育北京总部办理学费退费时,发现其总部已经人去楼空。优胜教育承认公司资金链断裂,但多地已开展补偿,初步统计补偿2万余人9000余万元。

另外,部分在线教育产品和平台充斥大量广告,存在诱导消费、游戏等内容入口或链接。这样的过度营销行为让教育背离了初衷,一心想着“逐利”。在逐利的出发点之下,线上教育机构就开始变味了。

最令家长忧虑的是,通过不断融资烧钱、低价获客的经营策略,使在线课程的师资水准、教学质量和学习服务难以得到保证。而且同行之间竞争激烈,内耗严重。部分“抢跑学习”“超前教育”内容不符合学生的发展规律,拔苗助长,加大了孩子的负担。同时,有部分在线教育产品存在用户隐私泄露和数据安全问题。虚假宣传、定价高、退费难、卷钱跑路、盲目扩张、表里不一等等一系列问题让线上教育彻底走向了一条很不规范,本末倒置,鱼龙混杂之路。

刷课中让孩子喘口气

在线教育质量良莠不齐、教师资质欠缺、收费不合理、课程安排不合理等问题频出。在线教育的良性发展,不能一味依赖行业自觉,亟待线上线下的有效监管。

针对种种乱象,教育部基础教育司日前表态,将与有关主管部门联动,加强对资本市场的管控和对舆论氛围的引导,推动线上培训机构合法合规有序经营。

有关部门加强监管的同时,消费者也亟需提高辨别能力。

济南市民王女士告诉记者,她为上小学的孩子报名假期线上教育英语班,辅导老师在没有提前商量的情况下,就擅自为她安排了上课时间。不巧的是,在这个时间段,孩子已经安排了作文课。“报名的时候就提前说过很多遍,定上课时间时会提前通知我。也没有商量就定了时间,和作文课冲突了无法上英语课,辅导老师竟然让我的孩子看课程回放。报的就是直播课,直播和回放的效果能一样吗?”在家长的强烈要求下,多日后,辅导老师为她的孩子调换了上课时间。

王女士盘算过,这个寒假,孩子真正的休息时间只有过年的那几天。“没有安排上课的总共不过一周时间,孩子本来想在那周休息时间看看电视、玩游戏,后来算了算,那几天还要背单词、写作文。这个假期,孩子比大人还忙。”

长假期间,除了学知识之外,更重要的是培养良好的学习习惯。北京师范大学副教授于艳新说:“如果一开始路子走歪了,后面想改就难了。”在假期狂补知识,更多的是来自家长的压力,总觉得孩子错过假期大量的学习时间,就会“落人千里”。一些仅靠时长、性价比取胜的在线教育,还不如让孩子自由发展,健全性格,增强体魄。

寒假来了,家长最好能留给孩子一些喘息的时间,释放天性。埋头刷课之余,也让孩子休息一会。

山东商报·速豹新闻网记者 刘瑾阳

速豹新闻网·山东商报编辑:张艳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