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频道>周刊集群 > 内容详情

【商势力周刊】松果出行“夹缝求生”

2021-07-21 07:38:29  大字体 小字体 扫码带走
打印

去年以来,共享电单车在一线以下城市“攻城略地”,车辆数从10万辆暴涨到近56万辆。除青桔、美团、哈啰等互联网巨头加大电单车投放力度外,还有松果、小遛、喵走、小布等多家企业瞄准共享电单车,围绕县域市场做大手笔的“跑马圈地”。

其中,对外宣称连续两年盈利的松果出行近期传出上市计划,作为该赛道上的一匹黑马博得市场关注。伴随着规范共享电单车运营的相关法律法规逐渐落地,距离行业头部企业仍有距离的松果出行,能成为“共享电单车第一股”吗?

专攻县域市场的松果被传上市

近日,有媒体报道称,据多个独立消息源透露,共享电单车服务商松果出行正计划今年赴美上市,已选定摩根士丹利等投行协助其完成IPO工作,预计募资规模为3亿美元。

天眼查显示,松果出行的运营主体为北京快松果科技有限公司,成立于2017年8月。公司法人翟光龙持股99.12%,为企业实际控制人,监事朱蓝天持股0.88%。

北京快松果科技有限公司有十家全资子公司,注册地分别在福建三明明溪县、福建宁德古田县、河南南阳淅川县、云南省玉溪市元江县、湖南省桑植县澧源镇、江苏南通启东市汇龙镇等。

据松果出行公布的数据,截至2020年12月底,松果电单车已落地全国24个省,近千个县城和县级市,拥有近5000万用户,日订单峰值达300万单。

对该公司计划赴美上市这一传闻,山东商报·速豹新闻网记者日前发送采访函至松果出行核实真实性,截至发稿,松果出行未对该问题给予回应。

公开信息显示,松果出行专攻县域市场投放共享电动车,市民可扫码骑行该平台运营的松果电单车。记者在松果出行平台查询获知,距离济南市区最近的运营区域为济阳区及德州齐河县。

公司创始人、CEO翟光龙也大有来头。公开资料显示,2014年,翟光龙自蚂蚁短租辞职创业,选择在交通出行领域进行共享经济模式探索,成立了国内第一个顺风车产品——天天用车APP。相关报道显示,松果出行的另一位股东朱蓝天,也是当初天天用车平台的创始团队成员。然而,仅仅一年多的时间,天天用车便悄无声息地退出了市场。

后来,两人再次合作成立松果出行,开始聚焦共享电单车领域。在翟光龙的认知里,松果出行聚焦“电单车”、聚焦“县域下沉市场”这两大战略,让松果出行在共享经济的赛道找到准确定位。

赛道巨头盘踞盈利不易

2014年起,共享单车刮起一阵风,不少互联网大厂纷纷入局,共享经济作为一种新业态流行起来。2018年起,尚未形成品牌效应的共享电单车开始在下沉市场少量出现。去年,在共享电单车的赛道上,滴滴青桔、哈啰、美团三巨头高调入场,与各腰部、尾部企业的夺城之战进入白热化。

据松果出行公布的数据,其日订单为300万单。相较之下,2020年哈啰电单车日均骑行次数约为309万次。据晚点LatePost报道,目前滴滴旗下的青桔电单车日均使用约380万次,而美团电单车日均使用在300万次左右。

此外,根据易观分析发布的《2020中国共享两轮车市场专题报告》,截至2020年10月,中国共享电单车市场不同平台订单交易指数显示,青桔、哈啰和美团分别以42.5、37.6和18.6的交易指数分别位列前三,其他品牌交易指数仅1.3。

业内人士分析称,这个数据意味着,在共享电单车领域,位列行业前三的是青桔、哈啰和美团,松果出行尚未达到与头部企业抗衡的地位。

然而,要通过共享电单车的生意赚到钱,并不容易。有业内人士算了一笔账,一台电单车的成本为5000元左右,客单价在2元左右,以一台翻台率6次的电单车为例,日盈利额在12元,第一年每辆电单车的日成本在16元,之后每年的日成本是3元,但后续共享电单车的使用寿命不断缩减,平摊下来共享电单车能否收支平衡还是个问题。

值得注意的是,青桔、哈啰和美团尚未公开表示电单车业务已实现盈利,但今年1月,翟光龙曾对外透露,松果出行已经连续两年实现全面盈利。

因此,业界也有对松果出行的盈利表示质疑的声音。在尚未公开招股书等详细财务数据的情况下,有专家对其盈利原因分析为“规模尚小、成本可控”。

共享电单车监管正在加强

对不少一二线城市的市民来说,极少有接触到共享电单车的机会。共享电单车被很多一二线城市拒之门外的原因在于,近年来,职能部门对共享电单车的监管力度正逐渐加强,由一二线城市向下渗透。

2017年8月,交通部、中央宣传部等十部委联合指导意见,明确表示“不鼓励发展互联网租赁电动自行车”。2019年3月,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工业和信息化部、公安部联合发布文件,表示“按照国家有关政策要求,清理共享电动自行车”。

2019年4月,《电动自行车安全技术规范》正式出台,要求电动车全部挂牌上路。

值得关注的是,松果出行涉及多起法律纠纷。天眼查显示,其中有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共15起,生命权、健康权、身体权纠纷共8起,此外还有非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等。

就在7月9日,海南省琼海市综合行政执法局作出行政处罚,因其电单车占用城市道路停放车辆,对天津松果租赁有限公司琼海分公司作出罚款人民币1万元的行政处罚。

虽然松果出行一直在强调其运营的电单车十分注重“合规性”,在其发布的广告中常常体现平台对安全培训、安全宣传、超载等问题的投入,但据业内人士分析,这些努力并无法从根本上解决共享电单车业态本身带来的交通安全、城市管理隐患。

记者就此咨询松果出行,对方表示其在县城开展业务皆经过当地有关部门批准,作为交通行业,只要进入这个行业就存在风险,无论在大城市还是中小城市都不能“避免风险”。城市中一定的交通安全、城市管理问题,是交通行业或电单车的共性,而不是共享电单车引发的问题。相反,松果电单车这样高科技高质量的共享电单车的出现,实际上部分解决了普通家用电单车存在的安全隐患。

业内人士表示,在当前背景下,松果出行若成功赴美上市成为“共享电单车第一股”,摆在其面前的难题似乎并未减少。

山东商报·速豹新闻网记者 冯云云 李雨馨

速豹新闻网·山东商报编辑:王迎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