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频道>周刊集群 > 内容详情

【深度周刊】高密的平安庄 与“东北乡”

2021-11-01 08:08:08  大字体 小字体 扫码带走
打印

2012年以前,一些生活在高密几十年的庄户人,还不知道有一个笔名叫莫言的作家老乡。在他们眼里,高密东北乡,就是指位于高密东北部的一片区域。了解一点文学的年轻人,提起莫言,第一反应会知道,“哦,《红高粱》。”

家乡,是莫言写作素材的重要来源,同时他也用文笔构筑了一个文学世界的“高密东北乡”。近年来,现实中地处偏僻的高密东北乡,新修了公路,通了去往城里的客车,还精心打造了一座红高粱影视城,种了一大片红高粱。

2021年国庆假期,莫言旧居以及新落成的红高粱影视基地,吸引着八方游客。在平安庄村,一些上了岁数的村民,在路边摆摊卖着各种小工艺品,提起莫言,他们纯朴,且健谈。

游客们在高粱地间漫步 受访者供图

平安庄与“东北乡”

2012年10月11日,北京时间晚上7点,莫言获得2012年诺贝尔文学奖的消息传来,烟花在夜空绽放,照亮了莫言老家平安庄村。

很快,国内的、国外的,四面八方而来的记者一拨一拨地涌入高密东北乡。后来,铺天盖地的报道中,高密,这座地处胶莱平原,人口不足90万的县城,在略显仓促中,始以莫言家乡之名,为更多人知晓。

高密,别名凤城。通过当地人之口,或者稍加搜索一下,就可以了解到这里的历史文化底蕴。例如,这里是“大禹封国,秦时置县”。这里是“三贤”(晏婴、郑玄、刘墉)故里,还有民间艺术“四宝”:扑灰年画、剪纸、泥塑、茂腔。近些年,“莫言家乡”的称谓,显然让这座城市的名号更加深入人心。

据悉,莫言在1985年发表的短篇小说《白狗秋千架》中,第一次提到了“高密东北乡”。在高密人眼里,东北乡就是指高密东北部的一片区域。那里是平度、胶州和高密三地交界处,距离城区半个多小时的车程。莫言的老家平安庄村便在那里。

在莫言的很多著名小说中,许多主要人物的故事都是在“高密东北乡”发生的。那里是莫言在家乡的基础上,用文笔构筑的一个文学世界:夹杂着真实与梦幻,现实或荒诞,从乡土出发却不止于乡土。

1996年,胶州人王森退伍后,在老家待了两年,然后来到高密生活,至今已经20多年。期间,他做过小生意,如今是一名出租车司机。国庆假期才过去4天,他已经接了好几个从城区到东北乡的单子。他告诉山东商报·速豹新闻网记者,前些年,高密的纺织、家纺产业相对比较发达,“那时高密的外来人口比较多。”如今,因为处于转型期,加上市场影响,“生意不太好干。”

此前,高密是一座旅游资源相对匮乏的城市。2012年,伴随着莫言的“获奖”,这座县城的旅游业迎来契机。9年后,在高密东北乡,以莫言旧居、红高粱影视基地为代表的旅游资源,已成为当地旅游业的金字招牌。

“(旅游)把经济带动的还可以,怎么说也比前两年强。”两年前,陈红(化名)把在红高粱大街开了多年的超市改成了餐馆。“假期来旅游的人多一些,总的算来比打工强一点。”当初,电视剧《红高粱》在高密拍摄,时隔多年,陈红依然十分激动地告诉记者,她见过周迅,“剧组还来我的店买过东西。”

莫言旧居成网红打卡地 记者 许畅 摄

旧居与新颜

莫言的大哥管谟贤曾在文章中写,五间老屋在(平安庄村)村子北面的胶河岸边,在整个村子里,也的确算得上是老屋了。相较于莫言旧居,老屋,其实是“莫言祖屋”。

出高密城区,沿旅游路,顺着胶河的方向一路向东北。胶河沿岸,有连成片的高粱地。行至红高粱大街,拐弯穿过胶河上的石桥,进入东北乡路,就到了平安庄村。

适逢国庆假期,平安庄村口,东北乡路的两侧停满了各色小轿车。这算是平安庄村最繁华的一条街,红高粱文化大院的仿古建筑与莫言旧居遥遥相望,还有销售高粱酒的酒厂和商店。题有“莫言旧居”的牌楼下,游人来来往往。路边,售卖纪念品、高密炉包的摊位前,不时有人驻足停留,和摊主攀谈一会。

村里人说,莫言旧居,“就是那种老的土房子,以前村里都是那种房子。”如今,800多人口的平安庄村,生活和前几年变化不大,无非是种地、打工。有人想了想,告诉记者,“房子比以前盖得好了”“修了两条路。”

莫言获奖的第二年,方老汉就在村口摆起了摊。小摊卖的东西有颇具当地特色的“泥老虎”、剪纸、做面食用的模具“卡子”、高密菜刀等,也有一些比较常见的旅游纪念品。山东商报·速豹新闻网记者了解到,在平安村,像方老汉这样的摊主,大概有10个。

当地方言把莫言获得诺贝尔奖称作“中奖了”。“莫言‘中奖了’之后,来的人一下子多了。”“假期以外来的人要少些”,有出差顺道来的,有单位组织的,也有家长专程带孩子来接受一下熏陶的。

国庆假期的第5天,受阴雨降温天气影响,莫言旧居院子里走进走出的游人,多来自胶州、平度等高密周边地区。有人对记者说,他们来的目的就是想“靠近一下大师。”

低矮的土墙,墙头上的灰瓦长了青苔。土的地面,被人们踩得平顺硬实。空旷的院子里,人们从不同角度进行拍照、合影。阴天,老旧的房屋里光线昏暗,需要用灯泡照明。斑驳发黑的墙壁,泛黄起皱的墙纸……这座始建于1911年,管氏一门五代人在此生活过的祖屋,对于不辞远道而来的外地人,特别是部分文学爱好者而言,近似朝圣。

莫言旧居门口一侧,刘宗圣夫妇在这里摆了一个摊,卖一些特产,还有莫言的书,已经“七八年了。”他自称比莫言大3岁,住的相隔不远,从小一起玩耍,一起干活。对刘宗圣来说,这座老房子不过是他儿时玩伴的家。“他父亲在世的时候,他每年能回老家两趟。一个是他父亲过生日的时候,再就是过年”,“他从小就比同龄人聪明。”

红高粱影视基地备受游客青睐 受访者供图

红高粱与《红高粱》

高粱,在高密读作“蜀黍”(两字分读二声和轻声)。到了秋天,高粱红了,就要收获了。出于农户的自主选择,很多年前,高密当地已经少有大面积的高粱地。如今,在高密东北乡,人们还能看到成片的高粱地,秋风吹过,沙沙作响。有人告诉山东商报·速豹新闻网记者,“现在种的一些高粱很多是为了旅游好看。”

距离莫言旧居不远处,小院里有一家本地人开的销售高粱酒的商店。店主名叫杜传宝,平安庄村人,有一高粱酒厂,就在东北乡路上,自称酿酒是祖传的,“老一辈带过来的手艺。”“酿酒的高粱就是我们本地种的,有的是。”一位从青岛城阳来的游客来店里打了一桶十斤酒,说买回去“给老人尝尝”。

距离平安庄村1.5公里外的红高粱影视基地,与莫言旧居在文旅板块整体称为红高粱小镇,也是大部分人从平安庄村出来后的下一站。红高粱小镇文旅管理中心的负责人邹帅告诉记者,红高粱影视基地整个园区主要立足于莫言文学和红高粱文化等主题,目前已经开园半年多了,累计接待游客60多万,国庆假期期间平均每日接待游客1.5万人。

站在高粱地风情区,邹帅告诉记者,这里种有20多个品种,共200亩高粱。“因为在景区,主要还是为了观赏。”邹帅继续说:“这也是我们和中科院合作的一个产业发展的园区,既观赏又做产业,如正在研发推出高粱啤酒等。后续也会考虑在园区外几百亩的种植规模基础上,通过流转土地扩大种植面积,致力于通过文旅推动乡村振兴。景区里的一些商户,很多都是高密本地、胶州地区的一些村民过来经营,由景区进行统一管理。”

“生存在这块土地上的我的父老乡亲们,喜食高粱,每年都大量种植……”,生于高密东北乡的莫言,根据他的见闻和想象写出了《红高粱》。扎根于东北乡农村的高粱地,从此具有了些许文学层面的意义。许多年后,在他的家乡高密,东北乡的“红高粱”再度生长……

◎山东商报·速豹新闻网记者 郑芷南 许畅 发自高密

速豹新闻网·山东商报编辑:王迎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