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频道>周刊集群 > 内容详情

【文旅周刊】“依团代传”,唤醒地方小戏新生

2020-10-15 09:14:53  大字体 小字体 扫码带走
打印

“演悲欢离合,当代岂无前代事;观抑扬褒贬,座中常有剧中人。”一直以来,戏曲都深受大众欢迎。其中,以短小精悍、乡音质朴为特点的地方小戏,更是在乡间拥有广泛的群众基础。然而,如今一些流传范围不是很广的地方小戏只能在保护中寻求复兴之路。

作为我省极具代表性的戏曲剧种,大弦子戏由于历史原因在舞台上已销声匿迹40多年。为了抢救这一濒危剧种,菏泽市地方戏曲传承研究院联合省艺术研究院,通过“依团代传”模式进行抢救恢复。历经10年探索后,9月26日至28日,大弦子戏“依团代传”成果汇报演出在菏泽大剧院举行,经典剧目《两架山》《金麒麟》《黄花寺》登台亮相,地方小戏唱响新生。

大弦子戏《两架山》剧照

“依团代传”抢救剧种

据了解,山东的本土剧种有30种,其中既包含像吕剧、山东梆子等大家比较熟悉的剧种,也有很多地方小戏,如大弦子戏、两夹弦、五音戏等。尽管地方小戏流传范围并不广泛,但在省内的很多地方,小戏却是当地极具特色的文化符号。

在戏曲之乡菏泽,大弦子戏就是特色鲜明的剧种之一。菏泽市地方戏曲传承研究院院长徐向东介绍,大弦子戏历史悠久、源远流长。它集民间俗曲之大成,在元明俗曲小令的基础上,数百年来经过艺人的加工提炼、修饰和创造,发展沿革成为多乐调的戏曲声腔类型。“因其最初以三弦为主要伴奏乐器故被称为弦子戏,又因班社成立先后和艺人辈分的原因,分称‘小弦子戏’和‘大弦子戏’,今日通称‘大弦子戏’。”

上世纪70年代,菏泽原有“菏泽地区地方戏曲院大弦子剧团”,演出剧目屡获大奖并深受群众喜爱,后因历史原因剧团被撤销,从此在山东戏剧发展史上占有重要地位的大弦子戏没有了专业剧团。随着时间的推移,部分大弦子戏传承人年事已高,如再不抓紧抢救保护,恐怕只能在文字档案里觅到它的踪迹。

在这样的现实情况下,保护和传承工作迫在眉睫。基于此,一个名为“依团代传”的保护模式被创新性地提出。作为大弦子戏保护单位,菏泽市地方戏曲传承研究院针对剧种现状,结合单位实际,创新工作思路,以山东梆子和枣梆剧团为依托,选调部分优秀中青年演员和学员学唱大弦子戏,大胆尝试跨剧种依团代传,以此来解决大弦子戏当时有剧种无剧团、有技艺无人传的难题。

具体来看,“依团代传”保护模式的开展是自上而下全方位推进的。“院里专门成立了大弦子戏‘依团代传’工作领导小组,在不影响山东梆子剧团和枣梆剧团自身演出和艺术生产的前提下,通过加强制度建设,使‘依团代传’变成剧团自身的一项经常性工作。”徐向东告诉记者,此外院团还把学唱大弦子戏作为演员提高自身业务能力的一项考核内容,同时对学习优秀的学员重点培养,多安排登台演出机会,提高演出补贴标准,充分调动学唱演员的积极性。

多措并举薪火相传

“‘依团代传’结硕果,老树新花竞芬芳。”记者了解到,在“依团代传”工作的推进过程中,大弦子戏剧种的恢复工作结出了硕果。其一就是解决了大弦子戏青黄不接、无人可传的问题。“大弦子戏长期没有剧团,近些年挖掘整理的音乐、唱腔等资料因苦于找不到人学习一直束之高阁,锁在资料柜里。依团代传实施后,无人可传的问题迎刃而解。”徐向东说。

与此同时,挑选剧团优秀中青年演员学唱大弦子戏,避免了地方戏曲院团普遍招不到学员的尴尬,实现了剧团人力资源的有效配置,降低了传承成本,把更多用于养人的钱用到大弦子戏的挖掘整理和艺术创作上来。

在“依团代传”传承非遗小戏大弦子戏的过程中,传承质量是另一个让徐向东关注的重要课题。“从剧团挑选的优秀中青年演员大都有着一定的艺术功底和舞台经验,能显著提高大弦子戏的传承质量,避免新招收的学员没有基础,接受能力差的弊端。”

基于以上几个方面,“依团代传”保护模式在实践中实现了剧团和被传承剧种的双赢。“从实际效果来看,剧团学唱的大弦子戏唱段和折子戏重新搬上舞台后,受到观众的极大欢迎,既丰富了剧团的演出内容,扩大了自身影响,同时也对大弦子戏起到了很好的宣传作用。”徐向东介绍。

老艺人授艺传帮带,剧目创新立上台。与院团新生同步推进的还有剧目的舞台化呈现。2014年7月,恢复演出的大弦子戏传统经典剧目《两架山》立上舞台;同年11月,恢复的另一部传统经典剧目《金麒麟》,入选山东省地方戏振兴与京剧保护扶持工程2016年度扶持项目。今年5月,经过三年的前期筹备,第三部大弦子戏传统经典剧目《黄花寺》开始下场排练,并于9月份立上舞台。

戏曲之乡魅力重现

通过“依团代传”培养大弦子戏后备人才的经验模式,使消亡多年的大弦子戏重新回归观众视野。这一探索也成为了传统戏曲保护与传承中值得借鉴的菏泽模式、山东经验。2013年9月,经过专家评审和现场答辩,“依团代传”抢救濒危剧种大弦子戏经验模式获得首届山东省文化创新奖;2015年6月,该模式被评为2014年度山东省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十大亮点并向全省推广。

今年是大弦子戏“依团代传”保护模式开展的第十年,刚刚过去的9月份,大弦子戏“依团代传”成果汇报演出在戏曲之乡菏泽唱响。新创排的大弦子戏经典剧目《两架山》《金麒麟》《黄花寺》逐一登台亮相,实现了传统剧种的华丽绽放。

尽管“依团代传”这一破解戏曲传承难题的模式取得了阶段性成效,在徐向东看来,仍需进一步完善传承保护长效机制和保障机制,以把大弦子戏的保护和传承落到实处。一是制订长远规划,明确各阶段工作目标,扎实推进,务求实效。二是要完成从“依团代传”到“依团传承”的工作转变。大弦子戏传承中心(剧团)已经批准设立,招录新人,培养新人,最终实现大弦子戏自我发展、自我传承将成为下一阶段工作的主要目标。此外要继续抓好大弦子戏传统唱腔和剧目的整理,对筛选出来的唱段和剧目进行加工和提高,保证排演剧目的质量。”

据悉,继此次大弦子戏“依团代传”成果汇报演出圆满结束后,下一步,通过“依团代传”模式抢救恢复的三部大戏还将陆续登上更多城市的演出舞台,尽展戏曲之乡的独特魅力。

速豹新闻网·山东商报记者许倩

速豹新闻网·山东商报编辑:王迎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