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频道>要闻 > 内容详情

快递员的“双11”有多忙

2021-11-07 09:01:02  大字体 小字体 扫码带走
打印

◎文/图 山东商报·速豹新闻网记者 郑芷南 金立红

陈志强(化名)是济南市中通快递槐荫一部网点的快递员,今年是他经历的第三个“双十一”。三年来,他每天早上五点多起床,六点前赶到离家几公里的快递网点。11月2日这天早上8点,两辆来自济阳的大货车将满车厢的快件卸下。陈志强将属于自己片区的三百多个快件装上车,开始派送。在这个行业,有无数个像“陈志强”一样的快递员,他们每天都奔波在派送的路上。

早上6时的分拨中心,快递员们忙着分拣快递

天不亮就开工

11月2日,“双十一”活动付完尾款的第二天。早上6点,天还没亮,天空灰蒙蒙的。济南市槐荫区经六路上路灯还亮着,晨练的人沿着马路跑步,衣衫已经被汗水浸湿。身着橘红色工作服的环卫工人在清扫着落叶,路上偶尔有几辆车驶过。

位于济南市槐荫区张庄路388号的中通快递槐荫一部网点,早已开了灯。门外,一辆大货车正在往仓库里倒车。司机师傅从车窗里探出头来说,“最近忒累了。”他开着车刚从位于济阳的中通快递转运中心过来,与同事24小时轮值的他,把在济阳转运的快件送到各处。

26岁的快递员陈志强和同事们称“快递网点”为“仓库”,他们在这里取货,再送到客户手中。

早上六点半,仓库门前道路两侧已停满了送快递的三轮车。

有几个快递员来晚了,急匆匆地停下车,小跑进入仓库。尽管快递车前部有挡风玻璃,但几个快递员的车把上依旧裹上了棉手套。

仓库里传来“滴滴滴”的声音,是快件正被扫码入库。仓库内,二三十位快递员站在履带两侧分拣快件。他们低着头,麻利地把不同片区的快件分拣开。

除了履带两侧,仓库里,到处都堆放着大大小小的快递包裹,穿过时需要时刻注意脚下。

快递员们一边分拣,一边抽空把属于自己片区的快件搬到自己的快递车上。履带尽头,是正在卸快递的货车。这已经是今天第二辆来卸车的货车了,第一辆货车来得更早。

七点半左右,分拣快递的工作终于到了尾声,几名快递员这才抽空来到仓库门口歇歇。他们吃早饭的时间不固定,快递分拣的间隙,谁有空谁就出去买点饭,大家轮流吃上几口。

陈志强在送快递途中

有自己的“路线”

今年电商的“双十一”促销活动从11月1日正式开始。“现在商家一般都在1号这天发货,2号、3号比较忙,省内的快递基本两天就到济南。过了这个高峰期,再忙就是过了‘双十一’那天以后。”陈志强一边说一边整理着已经磨得起球的蓝色工装袖口。他回忆起2019年“双十一”的那几天——“从早上五点多一直忙到晚上十点多,回到家里沾床就睡着了。”

快递员们都有自己习惯的送货路线。陈志强说,他每天先把百分之二十的快件投放进小区的快递柜里,再把百分之六十的快件送到驿站点,接着把百分之十五的快件送到小区周边的商铺,最后百分之五的快件需要上门配送。这样的安排陈志强有自己的考虑,“如果一开始就上门配送的话,需要把那百分之五的快件从三百多个快件里挑出来。”

8点50分,陈志强来到了派送快递的第一站——经六路附近的一个小区。他来得比较早,小区的丰巢快递柜比较空,大部分快件都能投放进去。陈志强很细心,他注意到快件里有些成箱的母婴用品,“这些都要上门配送,孕妇或者宝妈拿不了这么多东西,也不方便。”

陈志强每送一个件,能挣一块钱左右。而在快递柜内存件会收取一部分费用。陈志强手机上有个丰巢快递柜的软件,他在这个小区的快递柜每投放一个快递,系统便会扣除一部分费用,小件柜两毛钱,中件柜两毛五。驿站点收费更高一些,但是好处是送到驿站点的快件只需要快递员把货卸下,不需要他们自己整理。

上午十点半左右,下起了雨。陈志强看了看挡风玻璃上的雨滴,“这个雨不算大,抱着快递往楼道里一钻就淋不着了。”十一点,三百多个快件都送完了,陈志强长舒一口气看了看时间,“可以回家吃个饭休息一会了,下午的货到了再接着送。”按照平时的规律,下午的快件12点30分左右到仓库。货一到,他就要赶回仓库重复早上的工作。

话音刚落,陈志强的手机响了,下午的货已经到了。下午的快递送起来比较麻烦——小区内的快递柜基本都满了。陈志强需要挨个打电话确定上门配送的时间。“平时还好,赶上‘双十一’,有的顾客一个人便能买一大堆快递,而且都是大件。”有个客户不在家,让他放在快递柜。他解释,“快递柜早就满了。”于是对方要求晚上七点左右送货上门,陈志强把这个快递单独放在车厢一侧,那里已经摆放了许多同样情况的快递包裹。

快递员的友谊

同一个片区,来自不同公司的快递员穿梭在大街小巷,走着几乎同样的路线。陈志强和其他公司的快递员笑着打招呼,询问小区的快递柜里还有没有空柜子。

路上遇到一位独臂的快递员,陈志强和他打过招呼以后说,独臂的快递员可能是被火烧伤的,“我们这行宽容度很高,只要能干活,不耽误工作就行。”

记者看到,那位快递员没了右臂,右耳也被烧伤了。他左耳戴着耳机,用来和顾客联络。陈志强说,小区门口的超市一般不让别的快递员放快件,但这个快递员可以暂时存放,“对他多了一点照顾。”

独臂的快递员骑车到一家公司门口,打过电话后,里面的人出来取快递,两人笑着交谈了几句。

陈志强说,他们几个快递员虽然来自不同的快递公司,却能在快递高峰期时“通力合作”。“有时候一个小区内的快递比较多,大家分工协作。每人负责一栋楼,这样就不用来回跑了。”

无数“陈志强”

三年来,陈志强一直从事快递员的工作,每个月能休息两天。休息的日子里,他选择留在家里,陪伴妻儿。他说,这便是最好的时光。

2017年,陈志强与妻子步入婚姻殿堂,如今有个三岁的儿子。不幸的是,儿子患有先天性耳聋。陈志强用国家补贴的钱给儿子购买了人工耳蜗,他很是感激。如今妻子在家照顾孩子,他是家中负责赚钱的那个。

陈志强口碑不错,哪一家必须送货上门,哪个客户什么时间在家,哪个客户要求不打电话直接把快递放在管道间,他都知道。 这样下来,他一个月能拿到八九千块钱的薪酬。

晚上七点,天彻底黑了。小区内的车都回来了,饭菜的香味从家家户户飘了出来。陈志强还在小区内送件,他的车里还有不少快件。

晚八点,陈志强终于将当天所有的快件送完,他回到仓库交货,继续卸车。

晚十点半,陈志强终于回到家中。他说:“暂时不考虑换其他工作,我多挣点钱,家里人的生活就能过得更好一点。”

 

速豹新闻网·山东商报编辑:徐晓阳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