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频道>周刊集群 > 内容详情

【深度周刊】陕西15岁少年之死

2020-11-16 10:48:46  大字体 小字体 扫码带走
打印

十几天前,陕西兴平15岁少年袁小天(化名)被6人围殴致死并掩埋。

殴打袁小天的6人,均是未成年人。其中,4人是当地职校学生。只因手机号码被“拉黑”等琐事,6人将小天殴打致昏迷,后用车将小天拉至兴平城区一宾馆房间内。在发现小天已死亡后,又将小天尸体运至农田掩埋。

6名未成年人的行径,骇人听闻。公众不禁追问,这起悲剧何以发生,未成年人防护又是如何失守的。

兴平市职业教育中心围墙外

柱子倒了

小天的外婆说,11月3日上午起来,她的眼皮就“跳个扑腾腾”。

15岁的袁小天,家在陕西省兴平市田阜乡田北村。村庄已经拆迁,新的楼房还在建设,这里只留下一片瓦砾。田阜乡的称谓也早已不存在了。2012年,由于撤乡并镇,田阜乡归阜寨镇管辖。

目光所及,田北村仅剩一户宅院。院子里的村民说,小天一家早就搬走了,可能是去了他外婆家暂住。从田北村出发,向西5公里左右,就是小天外婆所在的何孔村。

小天外婆和儿子住在一起,是一处二层民居,一堆鲜黄的玉米粒堆在客厅里。外婆说,去年秋天,女儿家拆迁,搬到她家借住。住的人多了,小天没有单独的房间,就在一楼厢房和她睡。小天出事后,女儿和女婿怕看见伤心,搬去别处了。

外婆的身体还算硬朗,只是有些佝偻了。她说着说着,就要哭出声来。又总是强忍住,倾诉着这桩令她悲痛而又实在无法想象的事件。

“就是今天……阴历九月二十六……15岁生日。”在淳朴而急促的陕西方言中,记者只能大略知道她的意思。2020年11月11日,小天年满15岁。

外婆说,小天原本是在兴平金城实验学校念初中。暑假过后,孩子就说,“爸,我不念了(不上学了)”。他爸没办法,为小天办了休学,送他到西安一家饭店帮厨。“休学一年么,还是想让娃念书。”

小天是9月初去的西安,10月29日突然失联。外婆说,娃的爸妈赶紧到西安寻找,“找了娃两天,西安这么大的地方。到娃住的地方找,人家说有人把娃叫走了。”

找不到孩子,家人很着急。小天外婆念叨着说,11月2日晚上,她做了一个梦。

“我做梦,做的梦不好。梦见一个柱子倒了。柱子再小也是一个柱子,柱子倒了,没啥好的,没啥好的了。”姥姥一边说,一边擦着眼睛,“我就觉得不自在。我说他爸,娃才15岁,你把他送到西安去,去前你咋不和我说哩,我觉得就不合适。”

11月3日上午,外婆的眼皮直跳。此时,4公里外张耳村的农田里,小天的尸体被警方挖出。外婆说,有人看到了,告诉娃的姨妈“像是你家的孩子,去看看是不是自己家的娃。”

家人去看才知道,小天出事了。

老屋旁,小天被掩埋的农田

黑夜掩埋

凌晨4点半,张耳村起早的村民看见,一辆警车开了过来。

兴平警方通报,10月29日晚,犯罪嫌疑人陈某、梁某、杨某等6人(无业2人、职校学生4人,兴平市阜寨镇人),因小天将陈某手机号码“拉黑”等琐事,在阜寨镇将小天殴打致昏迷,后用车将小天拉至兴平城区一宾馆房间内。10月30日上午,陈某等人发现小天已死亡,于当晚将小天尸体运至阜寨镇一处农田掩埋。

在村民的指引下,记者来到村北部一处偏僻的所在。青青的麦田尽头是一小片空地。空地上有新掩盖的泥土,新土周围留下挖掘过的痕迹。一座孤零零的黑瓦老屋,紧挨着空地,老屋的土墙边堆着柴禾和垃圾,杂树丛生。

这里就是小天被掩埋的地方,坑已经被填上了。小天的父亲说,坑有1.5米深。

老屋没有住人,是一处空房子。老屋再往前,是另一处人家,只剩下长满杂草的断壁残垣。一位在路旁晾晒玉米的老人,是居住最近的村民。她告诉记者,附近的人家都搬走了,这里极为僻静,“狗都没有一只”。直到警方来了,拉上警戒线,村民才知道发生了命案。

村民们后来得知,参与殴打小天的6人中,有个娃是村里的,对村子熟悉,才将小天埋到这里。至于是谁,他们似乎不愿多说,都表示不清楚。有村民说,张耳村从没有发生过这样的事。

张耳村位于阜寨镇政府南不足2公里处。村牌显示,秦汉时期的著名人物张耳曾驻兵于此,村庄由此得名。村子向南几百米就是古老的渭河,宽阔的河面反射着斜阳。河水静谧,缓缓流淌。

在村里,老人们坐在门口,看着过往的车辆和行人。也有一些聚在村子路旁的空地上,打着麻将、扑克。他们说,年轻人都出去打工了。

从张耳村向北,沿着油张路直行不到2公里,就是阜寨镇政府驻地。从镇政府再向北约1公里,油张路旁有一个小广场。这里就是小天被“殴打致昏迷”的地方。

事情发生在10月29日夜。小广场只有普通农村宅院大小,上面布置了一些运动器材。与小广场一路之隔的村民说,当时,没有人听到发生了什么。晚上,这里没有路灯。略显狭窄的油张路上,车辆频繁经过。车灯不能照亮路两旁的黑暗地带,只带来嘈杂的噪声。

宾馆昏迷

在阜寨镇被殴打致昏迷后,小天被拉到兴平城区一家名为阳光的宾馆内。

这家宾馆位于南关路与粮食路交叉口东北角的院里。院子两旁各有一排三层小楼,一楼是商铺,二三楼居住。居民说,再早以前,此处是南关综合市场。

阳光宾馆位于院子门口,是第一家店。二三层是客房,窗外就是南关路。宾馆的卷帘门已经拉下,上方广告牌的字也已被抠掉。门上贴着四张封条,张贴日期为11月10日。天眼查显示,阳光宾馆于2010年12月开业,已于2017年6月23日注销。

院子里,大部分店铺都关着门,似乎都已经停业很久了,只有两家宾馆还在营业。入住宾馆的价格很便宜,三四十元就能开一个房间。11月12日下午,一辆警车开到院里。院里的居民说,因为宾馆出了事,警方加强了检查。

小天死于宾馆。与其他出事地点相同,周围的居民说,事情发生时,他们并没有听到任何动静。11月3日,警方曾押着6名犯罪嫌疑人来指认现场。“都戴着头套,围了很多人。”一位居民说。

“这是小宾馆,要求没那么严格,有的人没有身份证就在里面住了。南关路上有夜市,晚上6点摊子就摆上来。经常有人喝酒喝醉了,进去(院里)开间房。”院子附近一位居民说,据他了解,小宾馆入住人员的身份查验并不严格,事发时又在晚上,店方可能以为昏迷的小天是“喝醉了”,没有注意到。

阳光宾馆附近,一位饭店老板告诉记者,这里是兴平市最早的夜市,从宾馆所在的院门口家家挨过去,大都是面,也有凉菜、烧烤。

“前几天,有两个小伙,看起来也就是十五六岁,各抱着一箱啤酒,带着两个女孩去住宾馆了。”据他观察,未成年人入住这里的宾馆并不鲜见,“也有辍学的学生,心理刚发芽,约个女孩吃饭,喝醉了就在这开个宾馆。”

饭店老板坦言,兴平有很多孩子的父母在外地打工,孩子在家里跟爷爷奶奶过,爷爷奶奶也只能管着孩子吃饭,教育就谈不上了。

凌晨12点,夜市的摊位上零星地坐着食客,并没有未成年人的身影。一家面摊上的老板说,“(来吃饭的)什么人都有,要营业到凌晨4点多。”

此时,街道上已非常安静。黑漆漆的市场院子里,只有两家宾馆门前还亮着灯。

职业高中

殴打袁小天的6人中,有4人是兴平市职业教育中心的学生。

据官方介绍,该校隶属于兴平市教育局,是兴平唯一一所公办职业高中,主要开展中职学历教育和各级各类职业培训。

职校位于兴平市南郊的新南环路上,占地130亩。学校围墙外只有南侧是绿地,其他三面均是道路。向东眺望,化工厂的烟囱在冒着白色气体。尘雾和云,让上午的天空很不明朗。

12日上午,在学校的大门口对面,一位老人在贩卖绿植。职校周围并无超市之类的商铺,行人稀疏。每一位过客都会被保安人员打量。不远处,一辆警车停在路边。

学校西南角的围墙外,几名十六七岁的少年蹲在地上。他们手里都拿着手机,有的还夹着烟卷。他们是这里的学生。他们解释说,睡过头来晚了,已经和老师请假。他们聚在一起,正用拼多多砍价。

发生在10月底的事情,他们都听说了,老师也在课堂上讲了,“都上头条、快手了”。事发那两天,学校没有放假,他们还在学校上课。

他们认为,这件事和学校没有多大关系。不过,有一名学生自嘲说,职中就是“第一哈”。

“学校管得挺严,抽烟就要喊家长。”几名少年感慨,学校管理挺严的,实行准军事化管理,每个班级除了老师,还配备了教官。“学生害怕教官,不害怕老师。”他们说,教官一般都是学校聘请的退伍军人,不但管理学生生活,还督促他们学习。

“中职生普遍具有习惯上的一些缺陷。”据《兴平市职业教育中心2019年度质量报告》 分析,大部分中职学生厌学、逆反,手机控严重,与父母感情淡薄,生活习惯差,缺乏长远的生活目标,问题学生多。这就给中职的学生管理工作带来了严重的挑战。

报告指出,如果说普通高中的班主任重在“教”,中职学校的班主任则重在“管”,当得起“保姆+老师”。对于中职生而言,“树德”尤重于“立学”,对于大部分家长而言,“管好学生”比“教好学生”更重要。为此,该校在德育、安全、常规管理的细化上下功夫,“五年安全工作零事故、零伤亡。”

该校官微发布的文章提到,该校明确了六项安全工作重点,“分别是食品安全、杜绝打架、严防早恋、严禁手机、师生交通安全、严防疫情。”他们坚持学生安全“一日四检”机制,即晨检、午检、晚检两次,查学生人数,查学生身心安全情况。

告别几名职校的少年之后,记者进入道路一旁的小村庄。没有找到出去的路,又折返回来。有一名少年已经攀上校园的围墙。

随后,他们陆续翻墙进入了校园,玩闹的声音从墙内传来。

留守学校

休学前,小天就读于兴平市金城实验学校。

学校在冉庄村,在市中心向西6公里处。村民说,这里以前是冉庄中学。二层小楼,木制门窗,这所学校的建筑看起来有些年头了。大门上方是“西城中学”四个大字,门口立柱上却挂着金城实验学校的牌子。

招生简章显示,金城实验学校创办于2012年4月,是经咸阳市教育局批准,寄宿、走读并行的九年一贯制民办学校。目前在校师生近600名。从小学一年级到初三年级,这里都招收,“留守儿童优先”。

汽车、电动自行车以及扎着顶棚的红色三轮车,临近中午放学的时侯,在校门前街道一侧,挤满了混杂的车辆,延伸了百十米。

在等待孩子放学的人群中,老年人占了很大一部分比例。一对70多岁的老两口也来了,老太太等在三轮车上,老先生站在路边。这位老先生顶着带檐的灰蓝色帽子,戴着旧式眼镜,胡须都已花白了。“(小天)就是这里的学生。”他一边和几个同龄人谈论着十几天前的恶性事件,一边翘望着校门里面。

“我三个孩子都送到这里了。”老先生说,他家在十里之外,来接二儿子的三个孩子。儿子和儿媳都在外打工,他们承担了照顾孩子的责任。三个孩子都住校,学校每十天放一次假,他们也“十天一接”。最大的十二岁,最小的是个女孩,才上一年级。

一年级先放学了。爷爷拎着两个粉红色书包,将孙女领到三轮车跟前。小女孩兴奋地爬上车。奶奶扭头看见,笑了起来,赶紧下车,脸颊上的皱纹也荡漾开。她掀开车座在箱子里翻拣着什么,孙女趴在车架上直勾勾地盯着。奶奶的手里变出一根棒棒糖。

“(小天)好着呢。”在校门口附近,小天的同学小辰(化名)准备骑车回家。小辰的父母也在外打工,他跟着爷爷奶奶留守在家,留守儿童在该校占有不小的比例。

据小辰介绍,小天是从另一所中学中途转过来的,已来了一年多,当时是“重读初二”,学习在班里居中游。暑假开学后,小辰还在学校里见过小天。“小天应该就是不想念书了”,小辰说,小天是和关系好的一个同学一起不读了的。

殴打小天的人,因为都不是这所学校的学生,小辰都不认识。“他和那些人,有的关系还可以。”小辰听同学说,小天以前也被打过。这种说法,小天父亲也透露过,在西安帮厨的小天,是被小天的朋友“诱骗”回来的,目的是“索要钱财”。“孩子好几次都被别人逼着抢,孩子想的多,不给家里人说。后来孩子就不想去上学了。”此前,外婆也提到过小天辍学的原因。

“孩子学习好着呢。”外婆说,去年冬天,小天的妈妈还在校外租了房子陪读。小天是下半年出生的,所以比同龄人上学迟一年。“人家上半年出生的娃已经上高中了。我给孩子说,等你考上高中了,我给你一千块。”

小天再也不能收到外婆的红包了。

|链接|

校园安全与控辍保学

据《新京报》报道,6名犯罪嫌疑人均为未成年人。其中,张耳村的杨某才14岁,曾就读于当地初中,案发前已经辍学,在发廊学习理发。

据兴平教育局官方微信,11月11日,兴平市教育局召开校园安全工作会,通报有关情况,并就全市校园安全排查整治工作进行再安排再部署。会议强调,校园安全是教育工作的根本保障,要扎实开展校园安全排查整治,补齐短板和薄弱环节,确保全市校园平安稳定。

会议要求,各校压实安全责任,全面开展校园安全隐患排查,重点做好校园欺凌、校舍安全等方面工作;要切实加强学生安全教育和法制教育,让学生知法、懂法、守法。

会议还要求,要密切关注关爱留守儿童、贫困学生、离异家庭学生等特殊群体,及时建立学生家庭档案、心理健康档案,做好家校共育工作,切实保障全市学生的生命安全。

控辍保学、精准资助是兴平市教育局今年的两项重点任务。控辍保学是指控制义务教育阶段适龄儿童少年辍学,保证义务教育阶段适龄儿童入学就读,接受完整的九年义务教育。

据2019年兴平市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统计公报,截至2019年末,兴平市普通中学数27所,在校学生数23166人;小学校数72所,在校学生数33877人。全市规范化幼儿园87个,普惠性幼儿园74所,在园幼儿数18767人(全口径公、民办合计),学龄儿童入学率达100%。

据兴平市教育局官方公众号,截至2020年4月底,全市共有义务段适龄儿童60000余人,实现应入尽入。其中建档立卡贫困户义务教育阶段适龄儿童少年2900余人,除身体原因不具备学习条件外,零失学辍学。2019年义务段精准资助受益学生11000余人。

数据显示,截至2018年10月底,兴平市共有农村留守儿童4609人、困境儿童2514人,占该市18周岁以下未成年人的8.2%。国家统计局陕西调查总队公布的数据显示,2020年三季度末,陕西农村外出务工劳动力总量564万人,同比呈下降趋势。

速豹新闻网·山东商报记者 王远

速豹新闻网·山东商报编辑:张艳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