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频道>周刊集群 > 内容详情

【商势力周刊】电商主播亿元罚单落地

2021-11-24 09:50:01  大字体 小字体 扫码带走
打印

山东商报·速豹新闻网记者 张冠超 孙姮

有业内人士透露,其实早在今年上半年,部分头部主播就开始主动规范公司财务,而此次针对“雪梨”等主播的亿元罚单落地,释放出了强监管信号,无疑将让全行业更加关注合规性,或将终结直播的野蛮生长。

首开罚单,两名主播被罚近亿元

在舆论持续关注电商主播纳税话题数月后,监管部门对头部主播的处罚措施22日突然落地。

11月22日上午,国家税务总局浙江省税务局官网通报网络主播朱宸慧(微博ID:雪梨Cherie)、林珊珊(微博ID:林珊珊_Sunny)存在偷逃税款的违法行为,被执法部门依法追缴税款、加收滞纳金并处罚款分别计6555.31万元和2767.25万元,合计金额近亿元。

这是有史以来,国家税务部门首次对网络主播做出大额处罚决定。而循着罚单而去,公众的视线很快落到了受罚者朱宸慧的身上。

1990年2月出生的朱宸慧,是浙江温州人,曾就读于浙江工商大学经济学院国贸系和新西兰奥克兰大学。2011年,正在留学的朱宸慧与同学钱昱帆一起创业开了家淘宝女装店,她担当出镜模特,昵称“雪梨”。

“雪梨”真正名声大噪,是在2015年6月被曝光与王思聪的恋爱关系后,虽然只持续了一年时间,但足以使朱宸慧获得足够的曝光度。有消息称,在两人关系曝光的当天,雪梨的淘宝店铺粉丝数就暴涨了近400万。

2015年,也被视为直播带货“元年”,标志性事件是大平台启动内容化,将直播作为重点,这为主播行业打开了新空间,这一年,江西南昌美宝莲专柜彩妆师李佳琦,被选中参加BA网红孵化直播,而在安徽合肥,淘女郎薇娅则直接收到了邀请函。

朱宸慧的人气攀升很快,2017年,某知名电商平台发布《网红互联网消费影响力榜单》,她的综合影响力排名跃居首位。到2020年,朱宸慧已经成为行业头部主播,当年8月,她在上海举办“雪梨周年庆”,当天直播间销售额达到3.3亿元。

期间,朱宸慧团队还在2016年成立了杭州宸帆电子商务有限责任公司(简称“杭州宸帆”),开始孵化知名网红,本次与她一同被罚的林珊珊,就是被孵化的网红之一。

“不同于薇娅和蔼可亲的大姐姐形象,以及李佳琦和‘所有女生’之间不可避免的生理距离的男性形象,雪梨更像是女生身边都会有的一个精致可爱、时时给你安利各种好物的闺蜜。”有文章这样评价朱宸慧的与众不同。

调查持续数月,还掌握了其他线索

为何首先被罚的是“雪梨”?面对突如其来的处罚,很多人不禁会这样问,而对此,执法部门昨日也给出了答案。

“我们在开展规范文娱领域税收秩序工作中,通过税收大数据分析发现,朱宸慧、林珊珊两名网络主播涉嫌偷逃税款,于是依法依规对其进行立案并开展全面深入税务稽查。”就案件查处情况,杭州市税务局稽查局有关负责人对记者表示。

该负责人介绍,经查,朱宸慧在2019年至2020年期间,通过设立北海宸汐营销策划中心等多家个人独资企业,虚构业务把从有关企业取得的个人工资薪金和劳务报酬所得8445.61万元,转换为个人独资企业的经营所得,偷逃个人所得税3036.95万元。

无独有偶,林珊珊也在2019年至2020年期间,通过设立北海灵珊营销策划中心等个人独资企业,虚构业务把从有关企业取得的个人工资薪金和劳务报酬所得4199.5万元,转换为个人独资企业的经营所得,偷逃个人所得税1311.94万元。

而串联整个违法过程,将朱宸慧和林珊珊联系在一起的人,叫李志强。

通报显示,检查中,税务部门发现李志强涉嫌策划、实施和帮助朱宸慧、林珊珊偷逃税,并干扰税务机关调查,目前已依法对其进行立案检查,将依法另行处理。

李志强是谁?天眼查数据显示,李志强持有杭州宸帆约4%的股份,还曾在公开报道中以杭州宸帆首席战略官的身份出现。朱宸慧在杭州宸帆的直接持股比例为14.94%,她与林珊珊共同出资设立的舟山蕴予投资合伙企业,也有杭州宸帆约14%的股份。

对于这次调查的起始时间,执法部门并未提及,但朱宸慧昨晚发布的致歉信还是披露了相关细节,称“在过去数月中,我主动积极配合税务机关调查”。

此外值得注意的是,杭州市税务局还掌握了其他相关线索。

官方通报中称,“税务部门通过税收大数据分析,还发现其他个别网络主播在文娱领域税收综合治理中自查自纠不到位,存在涉嫌偷逃税行为,正由属地税务机关依法进行稽查。”

虚构业务通过个人独资企业逃税

据艾瑞咨询报告,2020年中国直播电商市场规模逾1.2万亿元,年增长率为197%,预计未来三年年均复合增速为58.3%,2023年直播电商规模将超过4.9万亿元,在市场迅速扩容的同时,主播的税收问题也引起广泛关注。

据了解,北京、郑州等地税务机关此前都曾发现过网络主播存在未按规定代扣代缴个人所得税的情况,且数额较大,但最终都是以补缴税款和滞纳金的方式处理。而此番朱宸慧、林珊珊两人的性质不同,是逃税。对于两人违法事实,前述通报内容显示,朱宸慧、林珊珊都是通过“通过设立个人独资企业,虚构业务将其取得的个人工资薪金和劳务报酬所得转变为个人独资企业的经营所得”的方式,来达到“偷逃个人所得税”的目的。

针对上述行为,执法部门的定性是“违反了相关税收法律法规,扰乱了税收征管秩序”,处罚依据则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税收征收管理法》《中华人民共和国个人所得税法》《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处罚法》等相关法律法规。

相关处罚,其实在两个月前就有了征兆。

9月28日,国家税务总局曝光了一批增值税发票虚开骗税和隐瞒高收入未如实申报纳税典型案例,其中提到,近期税务部门抽查中,通过税收大数据分析发现,有两名主要从事电商和直播带货的网络主播涉嫌通过隐匿个人收入、改变收入性质等方式偷逃税款。

该通告中称,“检查发现,两名主播均涉嫌违规将个人收入转变为企业经营收入,进行虚假申报少缴个人所得税,涉税金额较大”,但通报未提及两人姓名。

行业税收监管趋严

“从通报内容来看,问题出在虚构业务上,将本来应该缴纳个人所得税的收入,走到了个人独资企业中,以此降低税负,实现逃税目的。”济南某会计师事务所的税务专家沈鹏(化名)告诉记者。

沈鹏介绍,个人独资企业并不是所谓的“个体户”,而是一种个人出资经营、归个人所有和控制、由个人承担经营风险和享有全部经营收益的企业。这类企业不是在任何城市都能注册,仅限于部分指定城市的指定区域。

“部分城市为推动经济发展,对个人独资企业实行定额征收等优惠政策,这也使通过个人独资企业将业务收入转化成进入个人账户的现金的税务成本非常低,最低甚至能到1%,这规避了企业和个人正常纳税时需要负担的企业所得税、个人所得税。”

进一步解释通报内容,沈鹏告诉记者,按照国家现行税法,如果是“工资薪金所得或劳务报酬所得”应该缴纳个人所得税,适用个税税率,最高税率为45%,如果按照年收入1200万计算,需要缴纳的个税月在380万-520万元之间不等。

“如果主播与电商平台之间签订劳动合同或者劳务合同,或者以个人名义与电商平台合作,从电商平台取得的收入需要缴纳个人所得税,但如果是以个人独资企业的名义与电商平台合作,收入就可以按照定额征税政策,最低可能只需要交几十万。”

以雪梨事件为例,沈鹏告诉记者,税务部门认定的事实,首先是朱宸慧从有关企业取得的8445.61万元收入,是个人工资薪金和劳务报酬所得,也就是她与相关企业构成了直接的雇佣关系,虽然没点名具体企业和合作方式,但这无疑代表了执法部门对相关业务的态度。

据了解,个人独资企业通常出现在演艺明星中,而近年来网络主播成为新的高收入群体,他们也纷纷开始设立这种企业。不过随着种种问题浮出水面,国家对个人独资企业的设立和监管政策,正变得愈发严格。

今年8月,国家税务总局发布加强文娱领域从业人员税收管理的通知,提出将进一步加强文娱领域从业人员日常税收管理,对明星艺人、网络主播成立的个人工作室和企业,要辅导其依法依规建账建制,并采用查账征收方式申报纳税。

通知中还提出,要依法依规加大对文娱领域偷逃税典型案件查处震慑和曝光力度,并依法开展对明星艺人、网络主播是否应享受税收优惠情况的核查,既要严格禁止扩大税收优惠政策执行范围,也要确保相关企业和个人依法依规应享尽享税收优惠。

而据《北京青年报》报道,由于前几年大量高收入人群通过注册个人独资企业谋求降低税收成本,目前税务部门已经对这类个人独资企业实施严格控制,其中重点内容就是取消定额征收,改为正常的查账征收,不再实行类似1%这样的“超低税率”。

逾50位主播去年销售额过10亿元

新腕儿和果集数据联合发布的《2020年度直播带货之王榜单》显示,上榜的50位主播,2020年的销售额都超过了10亿元,其中薇娅以386亿元遥遥领先,李佳琦也达到252亿元。其他低于百亿但超过30亿元的有辛巴、雪梨、蛋蛋、列儿宝贝、贺冬冬、散打哥、陈洁KIKI。

这些主播中,不少都拥有个人独资企业。如天眼查数据显示,薇娅(黄薇)担任法人代表的个人独资企业共有7家,注册地都在上海崇明区,成立时间集中在2019年和2020年,其中6家从事商务服务业,1家从事住宿业,注册资本均为200万元。

李佳琦名下个人独资企业则有6家,5家设在上海,1家在海南,注册资本从50万到100万不等,所在行业有商务服务业,广播、电视、电影和录音制作业,软件和信息技术服务业。

“如果监管持续趋严,不排除行业会出现调整或刹车的可能。”有业内人士告诉记者,其实早在上半年,部分头部主播就开始主动规范公司财务,而此次亿元罚单的落地,释放出的强监管信号,无疑让全行业更加关注合规性,野蛮生长或将终结。

为了解超级主播的营业情况,以及此轮税务部门的相关调查是否将影响到头部主播的业务拓展,是否会对行业未来发展产生影响,记者昨日致电薇娅团队一位负责人,向其了解情况。

该负责人表示,她已经不负责黄薇本人的媒体采访事宜,要求将采访函发送到谦寻(杭州)文化传媒有限公司的官网邮箱,会有黄薇的经纪人负责接收和解答。记者昨日上午将采访函发送至邮箱,但截至发稿前未获得回应。

昨日中午,记者还就相似问题致电了李佳琦旗下公司——美腕(上海)网络科技有限公司进行了解,“感谢您的关注,公司一直依法合规纳税,目前公司经营一切正常。”公司一位工作人回复记者称,并婉拒了其他采访事宜。

在刚刚过去的“双11”电商大促中,薇娅和李佳琦再度创下业绩新高,在某电商平台一天的预售额分别达到82.52亿元和106.53亿元,合计189亿元,有媒体报道称,这已超过了4000家上市公司去年全年的营业收入。

速豹新闻网·山东商报编辑:张艳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