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频道>周刊集群 > 内容详情

【运动周刊】足球起源地的悲喜剧

2022-08-06 07:29:27  大字体 小字体 扫码带走
打印

8月1日晚,中甲联赛淄博蹴鞠和黑龙江冰城的比赛开打在即,中甲联赛官方突然宣布,本场比赛淄博蹴鞠无法凑齐出场球员,判定淄博蹴鞠弃权,黑龙江冰城3比0获胜。据了解,之所以出现这种情况,是因为淄博蹴鞠没能在规定时期理清足协仲裁的欠薪。

5日下午,在偿还了此前仲裁案的钱后,淄博蹴鞠终于重现中甲赛场。只不过,这支球队过去几年的坑实在挖得太大,未来能否安稳度过仍是未知。如此现状,令人唏嘘,中国足球的寒冬下,那支曾靠着情怀踢进中甲的淄博蹴鞠终究没能成为幸运的例外。

◎山东商报·速豹新闻网记者 田延士 李柏村

2020赛季,淄博蹴鞠在欠薪压力下冲上中甲。图据淄博蹴鞠官微

天堂地狱,只差一隔

曾给淄博乃至山东球迷带来无数欢乐的淄博蹴鞠,如今竟落得如此地步,不禁令人唏嘘。毕竟,淄博这座城市应该有一支值得淄博人民骄傲的球队。一方面,这是因为淄博足球氛围一直都不错,无论是球迷数量还是球员出产,一直都有着稳定的表现。另一方面,因为蹴鞠运动正是在淄博市临淄区诞生,淄博也是国际足联官方认证的足球起源地。

要了解淄博蹴鞠欠薪事件的前前后后,自然也要从那个不平凡的赛季说起。对于这支球队冲甲成功的回忆,山东商报·速豹新闻网记者记得十分清楚。赛后第二天,记者给当时租借到淄博的两名泰山队小将视频通话,作为淄博籍球员的谢炆希,即便已过了一宿,那件红色的冲甲纪念服依旧被他穿在身上,脸上挂着灿烂的笑容。

“侯导告诉我,不出意外明年我还会继续租借过来,跟着踢中甲,明年我们先争取留在中甲,后面有条件冲超就冲!”谢炆希这样告诉记者,对未来满是期待。但在几个月前,这支球队却是另外一番景象,当时在与泰山青年队交手时球队1比3落败,严重的薪水拖欠问题,为生活所迫的球员已几乎丧失战意,球队来到了生死存亡的十字路口。

“祈祷有企业能够接手吧,毕竟这是我的家乡球队啊!”当时,还是泰山青年队队长的谢炆希这样对记者说。当时的他不曾想到,几个月后,他将会与自己的家乡球队一同创造历史,又一同感受天堂到地狱的落差。

别无退路,唯有一搏

很多人或许并不知道,淄博蹴鞠实际上是支比泰山队资历还老的队伍。1982年,央视首次向国内实时转播世界杯比赛,足球热火席卷全国。在淄博,一群热爱足球的年轻人总会在星期天相聚野球场,淄博蹴鞠星期天这支队伍就这样成立而来,直到2019年他们更名为淄博蹴鞠。

在建队初期,由于只是参加业余足球赛事,这支球队的运营状况并没有太大问题。这一切直到2017赛季,球队正式打进中乙联赛,从此由业余性质转为职业。

打进中乙后,淄博蹴鞠很快迎来了调整,曾在鲁能足校执教多年的侯志强出任球队主教练。球员方面,李壮飞、凌思浩、杜禹鑫等实力派球员先后加盟球队。当然,大批高水平球员的加盟,球队运营成本自然也大幅提高。尽管具体数字或许还不便透露,但从记者个人了解到的消息看,球队部分明星球员的工资的确远超中乙球员的平均薪资。

与日俱增的运营压力,尽管那几年淄博屡创中乙黄金球市,但微薄的门票收入与球员高昂的薪资支出显然难成正比,最终,伴随球队资金链断裂,欠薪危机的导火索正式引燃。一时间,球队能否参加当赛季的中乙联赛,甚至都成了问题。

纸包不住火,球队的困难最终还是被外界了解得一清二楚,最终,球队开始被淄博市体育局所托管,情况似乎有所好转,球员终于确定能够顺利抵达赛区征战中乙。此后,为能够实现冲甲目标,依托着侯志强与泰山队的良好关系,曹盛、谢文能、贾非凡等泰山队青年才俊先后投奔。当然,上文中提到的谢炆希也是其中一员。2020年10月10日中午,记者收到了他发来的短信,谢炆希表示,自己上午接到了淄博蹴鞠的通知,第二天就要去球队报到。

“希哥离开得太仓促了,害得我们都没队长了!”在离开鲁能足校后,当时他的队友们这么打趣道。当然,对侯志强来说,既然决定了进赛区,加强引援力度是必须之举。毕竟,只有冲上中甲,球队才有机会吸引到外界投资,否则,淄博蹴鞠的来日真的难以方长了。

黄粱一梦,路在何方?

2020赛季中乙联赛,球队却爆发出了惊人的战斗力。最终,球队在那个赛季的中乙比赛中一骑绝尘,以亚军身份打入下赛季中甲联赛。如此成绩,显然让球队看到了一丝生机。当时有消息表示,一家实力还算雄厚的企业对接手淄博蹴鞠产生了兴趣。

“有倒是有,不过,这事还早着呢!”当时,一名淄博蹴鞠队员这样告诉记者,显然,这件事绝没有想象中那么简单。2021年1月,球队领队赵鹏在微博上透露,因面临资金短缺的问题,淄博蹴鞠可能因此被迫解散,并表示,“能力有限,这次我们真的垫不动了!先是球队靠情怀冲甲,接下来轮到球迷用爱发电了吗?”

2021年1月底,淄博蹴鞠的托管正式宣告结束,俱乐部转回原投资人手中,在此之后,球队的欠薪事宜始终没能得到解决,部分球员发布微博表示:俱乐部原投资人作为失信人员在拿到俱乐部后的第一件事情便是把俱乐部的一部分股权进行抵押套现,并声称球员们的社保已长达一年未交、就连政府拨款也被原投资人拿走,质疑其拿回股权的合理性。

2月份,主教练侯志强和赵鹏突然遭到解聘,显然,这和他们在社交媒体上屡发激烈言辞有关。此后不久,一家名为四川华昆的企业突然宣布与原投资方达成一致,并将接手球队。接手后,华昆方面承诺会解决欠薪事宜,但直到球队股权交接正式完成,球队原教练员、球员和工作人员仍然没有拿到此前的薪水,联赛开始后,球队上赛季的教练到球员更是遭遇了集体“下课”。

此后,原淄博蹴鞠球员讨薪风波仍不时上演,直到如今球队因无法凑出足够人员参加比赛,人们才明白,两年前就已承诺的补发薪资,如今依旧是水中月亮。之所以出现这种情况,是球队现投资方坚持认为部分原球员的薪资存在虚高情况,因此不愿承担这部分薪资。有关这一点孰是孰非,我们不好去做评价。但可以肯定,原投资方始终没能妥善将遗留问题处理好而把球队交给新投资方,新投资方也始终想要在合理承受范围内解决球队的问题,但归根结底,淄博蹴鞠的悲剧在于中国足球的虚假繁荣之下,太多企业实际上还不具备搞足球的硬实力,却总想为了红利去赌一把。

“对我个人来说的话,钱倒不是最重要的。”去年年底,一次私下的叙旧中,谢炆希这样回忆起了淄博蹴鞠的时光。说到这里,他的眼神里有些许遗憾和不甘。对当年那批队员而言,为淄博而战,讨口饭吃却是现实原因,但在此之外,他们或许真的也是在为情怀而战。1986年出生的李壮飞,面对多支球队邀约自然选择了将自己职业生涯末尾奉献给故乡,1992年出生的张丰羽原已退役,为了能帮助家乡球队杀入职业联赛选择复出,甚至,为了保持竞技状态他在一年里减去了60公斤的体重……

令人感到欣慰的是,曾经淄博蹴鞠的那些队员,如今不少人依旧活跃在中国足坛。谢文能、曹盛、张丰羽、高飞等人伴随青岛海牛冲甲成功,凌思浩、杜禹鑫、马栋梁、谢炆希等人代表泰安天贶在本赛季中乙打得不错,已提前锁定冲甲组名额,侯志强是他们的技术总监,队长李壮飞选择退役,如今已是中国国少的助教。

但也正因这份美好,淄博蹴鞠如今的境遇,便显得格外令人唏嘘。

速豹新闻网·山东商报编辑:王迎
分享到: